【周末男友】是你,给我一半的爱情
娱乐  >  电台
播放:1.1万
弹幕:1
投食:144
喜欢:131
发布于:2018-01-12 08:15

是你,给我一半的爱情

【台本:桂花酒酿元宵】

【后期:米拉s】

如果可以乘上时光机,你想去哪里?

未来……还是过去?

如果真的可以重来,我想回到那间教室,那个冬雾消散的上午,我一定会牵起你的手,用最直白的话语,告诉你,我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寒假的最后一天,新学期报名的上午。老师坐在讲桌前,随意地翻看着我们的假期作业。我有些马虎,最后拼命赶了许多,祈祷着老师千万别发现。

一切顺利,我接过老师给的签字条,这薄薄一张纸,代表检验合格,可以去后面的教学楼排队领取新学期的课本。

狭窄的走廊一如既往,挤满了各个班前来领书的同学。我一眼就看见了你,长长的头发披散下来,压在绕了好几圈的毛线围巾下面,蓬蓬的,像一颗小小的蘑菇。

你排在队伍末尾,夹着书包,低着头在翻找什么,手忙脚乱的。

我穿过拥挤的人群,来到你身边。

……需要我帮忙吗?

我听见自己的声音,有些发涩。故作镇定,却好像在跑调。

你抬头看了我一眼,示意我帮你托一下书包。

我伸手接住。你弯腰继续翻找,简直要把整个人都钻进书包里一样。

我钥匙不见了。书包里传来你瓮声瓮气的声音。

那怎么办?我问。

还能怎么办。你放弃了搜索,从我手里接过书包,飞快地拉上拉链。

只能等我爸妈下班再回去了。

你这么说道。

 

待我们排完队领完书,学校里的人已经散得差不多了。你说钥匙也有可能丢在教室,想去找找看。

但教室里除了染尘的桌椅,什么都没有。

你失落地走到窗边,坐在了靠窗的座位上。

天空阴霾,窗外还有些许尚未消散的雾气,教室一片昏暗,只靠窗的座位稍微明亮些。

我站在后门口,按了好几下电灯的开关。才发现教室还没通电。毕竟周一才正式开学,学校没拉开电闸也不足为奇。

学校可真小气。

你低声抱怨着,话音回荡在空荡荡的教室里,与我胸腔有着微弱的共鸣。

附和地点了点头,我拉开你对面的凳子,做了下来。

看着你从书包里抽出一筒长长的纸卷,纸面上印着淡彩的花纹。而后小心地撕开塑封,把纸裁成两半,摊在桌面上,拿着课本比比划划。

你要包书吗?我问。

你点了点头,反正也没别的事情好做。

我望着你细白的指尖,不知被什么力量蛊惑,顺势就接过了你手上剩余的课本。依样画葫芦地折起纸来。

你笑着问我,也要包书吗?

我不知如何回答,只好说,学着总归是有用的。

你放慢动作,一步一步演示给我,如何估测需要用到的纸面大小,把书的背脊压出纹路,再裁切、翻折、压紧。

甚至还有更复杂的做法——裁开内边之后,向外翻出折叠,可以做出相片角贴一样的效果,精巧又实用。

看着包书纸仿若听话一般,在你的手上穿梭翻叠,按压滑动间,出现清晰而利落的折痕,不消片刻,一册就已包好。

我本就无心折纸,渐渐只将注意放在你身上。

不知何时太阳升上天空,雾气消散,光线从窗外一寸一寸地照射进来。

你的头发被镀上一层毛茸茸的金边,睫毛轻轻低垂,好像振翅欲飞的蝴蝶。就连空气里灰尘都开始闪闪发光,落在你我之前狭窄的空间。那么安静,如同漂浮在凝固的时间之中。

“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你忽然抬头看向我,如此问到。靠得极近,眼睛泛着琥珀的光泽。

冬日和煦的阳光,映照着你毫无防备的脸庞。亲近得让我失了神,心跳似乎都漏了一拍。张口想说些什么,好掩饰这长久的注视,却说不出任何话。只知道自己的心跳,一声一声,越来越沉。

怎么会这样?分明你也不是第一次这样看向我,你求助的眼神、疑问的眼神、好奇的眼神、烦恼的眼神……上学时坐在隔壁的我,早已经看了无数遍。

却不知为什么恰恰是在这个时候,我如同被人攻破了城墙一般,一败如水,落荒而逃。

只得埋下头,继续和手里的折纸作斗争。

在心里暗暗揣度着,在你看来,我又是什么样子。

会不会显得格外奇怪,一会盯着你看,一会又默不作声。

你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手上的动作变得磕磕绊绊起来。

我不知道是为什么,害怕是自己的行为越了界,才让你不安。

包书纸很快用尽,你收拾了东西,就离开了。

我坐在教室里,沿着窗口张望你远去的背影——过了马路,没有回头。

 

开学之后,我们很少再单独相处。多半是交流功课或借个文具之类。

时间的洪流席卷而过,那张泛着金色的时光碎片,连同你的模样,被我夹进记忆的扉页之后,也不再常常想起。

只是很多年后,某场同学聚会才听曾同班的女孩说。

原来那个时候,也并非只是我的一厢情愿而已。

但时过境迁,只容感慨,这才是遗憾带来最深的伤痛,不是没有机会,不是没有发生,只是错过了。错过了你给的温柔信号,也错过了自己的懵懂心意。

或许只有错过的,才是心中永远的美景。不会被玷污磨损,反而历久弥新。

这样就好,就当做被叠好的折纸,存放在心里。记住有一个人,曾给我一半的爱情。

毕竟天空如此广阔,也许相逢的人,还会再度相逢。

我这么期待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