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前故事~不可思议工房症候群 EPISODE.1「君はダレ?」
日抓  >  一般
播放:9000
弹幕:27
投食:68
喜欢:118
发布于:2016-07-17 09:32

朗読CDふしぎ工房症候群EPISODE.1「君はダレ?」

朗诵:諏訪部順一

原作:竹内葵

Track 1: prologue

在日常生活中发生的,细微的、不可思议的事情。

在人的思考和行动的影响下,它们会如何发展,您不想知道吗?

这个故事,是由您自身的好奇心与愿望构成的。

为了您能够在熟悉的风景中找寻出不可思议工房,让我来帮助您吧——



Track 2: 哀しみ

 

我——失去了女朋友。

一年前,那个炎热的夏天的风景,现在仍然停留在我的眼前,无法离去。

她坐在我所开的车子里的助手席上。

和平常一样的笑颜。

和平常一样的笑声。

她的一言一笑,都为我的人生带来巨大的欢喜。

 

 

她是我的第一个女朋友。

而且,是让我自豪的女朋友。

从她长长的直发中,总会传来轻轻的,甜美的香味。

并排行走的时候,她会把纤细的身子靠在我的身上,不经意地挽上我的手臂。

这些自然的举动,总会让我心跳加速。

而且,街上行人所投来的视线,总让我觉得满足。

 

 

那一天,本该是我们两人愉快的初次旅行——

要是那辆司机酒后驾驶的卡车不越过中心线,出现在我们面前的话。

当我在医院里恢复意识的时候,

她早已离开了这个世界。

 

 

蝉的叫声在耳旁挥之不去。

路面上腾起的蒸气缩窄了我的视野。

炽烈的太阳的光线,仿佛要把人拉进黑暗的地狱深渊一般毫不留情。

和那个噩梦一起,炎热的夏天再次降临了。

 

 

在混沌的头脑中,开始思考自己生存的意义。

我——

独自一人也有活下去的价值吗?

 

 

无力地度过了这一年。

没有办法从新振作起来。

不,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着能从新振作的人吗?

如果真的存在的话,真想见识一下。

 

工作也没有了。

严谨地说,是由于我失去了工作的力气,所以早早辞职了。

虽然在心里的某个角落,希望有人能够阻止我。

——但我之所以用这种语气,是因为结果没有任何人阻止我,我很简单就辞职成功的关系。

我是个软弱的人。

可是,那又有什么不好?

 

 

尽管如此,要生活下去的话,钱是必要的。

我选择了当自由人,有精神的时候才去工作。

一开始是当便利店的店员,但没有持续多久,我开始从事按日附费的体力劳动。

尽管如此,我还是不愿意搬出和她一起生活的这所公寓。

在这里,

有我们的许多回忆。

[普通人一定会认为太痛苦而无法在那里生活吧。]

许多人这么说。

不,

不是这样的。

谁都不明白。

只有在这充满着回忆的空间里,我才能找回作为人的价值。

只有在这里,我才能作为“人”而存在。

在这里,沉浸在回忆之中,我打从内心觉得安详。

除了回忆中躺在她的大腿上安详地入眠,我已经快要找不到其他任何的快乐了。

 

 

今天是她的忌日。

啊——

蝉声真烦人。

头疼得快要爆炸了。

谁来

帮我让那些蝉住嘴!

不然的话……

我快要不行了……


Track 3: ふしぎ工房

 

[适可而止吧。]

自言自语,并不是要针对谁。

是要对自己说吗?

对别人说吗?

或者,是对社会说吗?

连自己也不明白。

又或者,是要对把我逼到这个地步的她说吗?

不,只有这个我绝对不会想。

不能这么想。

就算想也不能改变些什么,

只会玷污与她一起的神圣的回忆。

那是亵渎神灵的行为。

 

[适可而止吧。]

再次自言自语。

这次很明确地,是针对自己的。

 

 

忽然抬起头,街道已经沉浸在日落的景色之中。

和平常一样的,熟悉的风景。

从早上开始的体力劳动到下班回家,基本上都会弄到这个时间。

尤其是在这个季节,太阳还很高。

在街道的前方,晚霞中巨大地闪烁着的夕阳,

和等着我回家的,她的脸颊重合在一起,

让我的眼泪情不自禁地涌出来。

所以,夏天尤其的难过。

从前带给我满足感的街上的行人,

现在也只是嫉妒的对象而已。

 

[哈……得快点回去。]

朝着有与她的回忆等待着的公寓,我加快了脚步。

 

一直以来走习惯的路。

然而为什么会走错了呢?

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已经来到了一个死胡同。

 

[恩……好奇怪啊……是在哪里弄错了?]

这附近的路我很熟悉。不可能迷路的。

一边想一边呆站了一会,

忽然,眼前的看板吸引了我的视线。

看板上写着:

“不可思议工房”。

 

[不可思议……工房?]

忍不住脱口而出。

但马上发觉自己的行动很白痴,笑了起来。

是造卖玩具的吗?

就算如此,也不过是块老旧的木板。

就连看板上也刻着仿佛年代很久远的文字。

看起来更像一个空手道场。

 

首先,为什么“不可思议”要用平假名?

按照平常的思维,在繁华的大都市里竟然有挂着这样一个看板的店,谁都会觉得不可思议。

为什么要堂堂地矗立在这里呢?

太可疑了。

 

一产生这个想法,就无法停止下来。

而且,仿佛要响应“不可思议”这句话似的,

不可思议地,一看到这个看板,心里就觉得很平静。

于是,我不笑了。

 

潦草的文字似乎忽然变得温暖,像被安心感包围着一般。

 

[……呵,白痴。]

忽然回复了自我。仿佛要打消那个念头似的自言自语。

却怎样也无法抑制住从身体内部开始涌现出来的这份心情。

到底是什么抑制不住呢?

越想,这份心情就越发高涨。

 

对,这就是好奇心。

一想到这里,我接受了。

理由很明确。

为了满足这份好奇心,

只有进入这块看板的正下方,玄关一般的拉门了。

 

可是,这份无法抑制的冲动到底是什么?

这份逼迫而来的波澜到底是什么?


 

Track 4: 謎の老人

 

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已经走进了那扇拉门。

还以为里面只是普通的木造房屋的玄关,结果却让我大吃一惊。

里面没有走廊也没有任何房屋的装饰,只是一片宽敞的空荡荡的空间。

打个比方的话,应该说是像宽敞的置物小木屋吧。

不,更确切的说,是像木材仓库。

让我更吃惊的是,在这个微暗的仓库的中央,摆放着一张如同古老的柜台一般的大桌子。

而在桌子的后面,竟然坐着一个人。

 

 

“啊!!”

条件反射般,我大喊了一声。然后匆忙掩住自己的嘴巴。

无论谁都有这样的经验吧。

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然后条件反射般喊出声来。

一瞬间,恐怖的感觉走遍了我的全身。

危险!

虽然不明白理由,但这里绝对是个危险的地方。

我马上转身准备离开。

必须尽早离开这里——抱着这样的想法,我转过身去。

转身的瞬间,背后传来一把慢悠悠的声音。

 

“请问您要买什么?”

的确,那声音是这样说的。

全身都凝固了。我像被蛇盯上的青蛙一般全身硬直。

动不了。

 

 

“请问您要买什么?”

再次传来那把声音。

没有感情的抑扬顿挫,平静的老人的声音。

慢慢地,我小心翼翼地把视线转向身后。

刚才的人影轻轻地动了一下,我深吸一口气。

和刚才一样空荡荡的房间里,除了柜台外什么也没有的那片空间,变成巨大的压迫感向我逼来。

那个老人一般的人影,仿佛现在才注意我的状况似的,如此说道:

“哼,有什么可疑的地方吗?”

“不!!我并没有……”

“是吗。那么,请坐。”

如同被催眠一般,我乖乖地找他说的一样坐在柜台前。

坐下以后,总算把老人的脸部轮廓看清楚了。

像是到处都能见到的香烟店老板似的老人,他推了推眼镜,仔细地端详我的脸。

 

 

什么嘛,不就是一个人嘛。

一想到这里,仿佛紧张心情忽然被溶解掉一般,全身失去了力气。

仔细想想,在这个世界上什么妖魔鬼怪的,根本就不存在。

而且,就算这个老人是什么可疑人物,我和他体力上的差别也很明显。

要是真有什么情况,只要把老人打倒逃走就是。

这种不谨慎的想法,却是能让现在的我平静下来的唯一工具。

 

 

“那么,请告诉我你想买什么吧。”

“那个……请问这里有什么卖?”

这是个理所当然的问题吧。

在这样可疑的地方,被问到“请问要买什么?”就回答“是的,我想要……”的笨蛋是不存在的。

况且,这里不是什么也没有吗?

恐怕,绝对是什么预先付款的买卖。

随便应付一下,马上回家吧——

稍微平静下来以后,我这样想道。

虽然为了不让自己的想法被看出来,我尽量装作平静,

但眼前的老人却仿佛对客人的状况毫不关心似的,开始了他的买卖。

 

“在这里,出售的是幸福。”

“哈?”

更加可疑了。

这种买卖没什么大不了的。

顶多就是用些高价的印章给我的文件盖盖印而已。

再不然就是宗教的劝诱。

在这种地方多停留也没用。

 

“你不相信吗?”

老人仿佛看透我内心的想法,微笑起来。

忽然觉得生气,怎么能让这样的老人给骗了呢?

于是,我想起了一件事情。

没错,就买看看吧,买他绝对没法子卖的东西。

 

“那么,请听我说。”

“请。”

“我最爱的女朋友在一年前的交通事故中去世了,我现在很不幸,没有她我就没有幸福。所以……”

我加强了语气。

“我要买我死去的女朋友。”

如何?这下难办了吧?

这可是印章或者宗教办不了的难题。

来吧,看你怎么办。

 

“呼……我明白了。那么,请在这购物单上填上你的名字和地址。”

“……!!”

我无话可说。

与我的态度相反,老人无所谓地递给我一张纸和一支铅笔。

为了保险起见,我仔细地看了看购物单。

上面除了名字、地址和购买物品栏以外什么也没写,并不是那种写满密密麻麻的字的预先付款表单。

而且,这铅笔也是小学时常用的HB。

真是开玩笑。

看到我歪着嘴巴,老人带着敏锐的眼神说:

“你的愿望会实现的。你还有什么不满吗?”

那句话贯穿了我的心脏。

我无力地垂下肩膀。

没错。那真的是我的愿望。

除此之外,我什么也不需要。

就算这老人是骗子也好,但他仿佛是这世界上唯一能理解我心情的人了。

我用颤抖的手,在购物单上写上了自己的名字和地址,然后在购买物品栏上填上了她的名字。

“那个……价格是……?”

我完全成为了骗子的猎物。

“在事情成功以后我们才收取报酬。”

成功以后才收取报酬,是怎么回事?

听起来条件很不错,虽然事后可能要被追究高额的酬报,

但对她的思念充斥着我的内心,其他事情对我来说都无所谓了。

这个骗子,说不定是个操纵人心的天才。

 

 

“你要的东西马上就会送到。”

随着骗子的声音渐渐远去,我离开了不可思议工房。

外头天已经完全黑了,在稀疏的街灯照耀下,成为了黑暗的世界。



Track 5: まさか?

 

到达公寓以前的时间,真的让人觉得好漫长。

不可思议工房到底在哪里呢?

虽然记忆并不十分清晰,但已不象来时那样迷路,而是和平常一样简单地找到了出路。

虽然剩下来的只是一段直路,但我的双腿却疲劳得像灌了铅一般,沉重无比。

 

浪费时间做无聊事了。

不,应该说又多余地增加了我对她的思念,让我的心更加灰暗而消沉。

那个老人真的是骗子吗?

算了,总有一天会清楚的。

哪天寄来一些象样的商品,接着缴费单随后跟来。

反正不是我能付得起的金额,然后就理所当然地把我告上民事法庭。

接着我的人生就只有毁灭。

 

“呵呵,那也不错啊。”

带着些须自暴自弃,仿佛嘲笑自己不幸的人生般,如此说道。

接着,大声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明天也要早起呢。”

总之回去以后,象往常一样跑去公共浴场,好好泡泡热水然后就睡觉。

体力劳动可是从一大早开始的,所以我9点钟就会睡觉。

一边想着这些事情一边走,总算看到了自己的公寓。

 

木制公寓的2楼,一走上楼梯就是我的房间。

一抬头,我注意到房间的灯亮着。

“恩?我没关灯就出门了吗?”

刚开始是这么想的。

不,早上出门的时候,天已经亮了,我的房间光照很好,我起床时不可能开灯的。

难道……是小偷吗?

但小偷会这样光明正大地开灯吗?

“难道……”

难道难道难道!!!

某个想法出现在我的脑海中,我的大脑开始飞快地转动起来。

“难道!”

一口气冲上楼梯,手握住了门把。

没办法抑制双手的颤抖。

“可恶,振作一点,我的手!”

一口气用双手把门打开——

“啊……”

忍不住深吸一口气。

狭窄的6踏踏米大的房间,一目了然。

在房间的中央,端坐着,对着我笑的……

是她。

 

我已经什么都无法思考。

无论一路以来辛苦的生活,还是刚刚遇到的骗子老人,

我忘掉一切,抱住了她。

这头发的香味,肌肤的触觉……

一切的一切,没错,都是她。

把头埋在她的胸前,我大声哭出来。

尽情地、尽情地哭。

从前一直觉得不自然的泪颜,现在却十分适合我。

她柔软的手指和手温柔地抚摩着我的头,

我打从心底尽情地、尽情地哭。


Track 6: 再会

 

不晓得在她的怀中,我到底哭了有多久。

 

抬起头,看见的是和往常一样温柔微笑着的她的脸。

被安心感包围着,我稍微冷静下来。

想问的问题堆得象山一样高。

一看到她的眼睛,她便露出仿佛询问“什么?”一般的眼神,微侧着头,一副觉得不可思议般的表情。

“你没有死吗?这之前你都在做些什么?既然活着的话,为什么不快点回来呢?我真的很寂寞,从你不在了的那天起,我真的痛苦得快要死掉了。为什么、为什么……”

在我接踵而至的询问中,她伸出食指堵在我的唇前。

“啊……”

她带着悲伤的眼神,看着被截住话头的我。

我无法压抑自己的激情,猛地把她推倒,在她的唇上压上了自己的唇。

 

然而,预料之外的事发生了。

 

她转过脸,逃走似的躲到了房间的角落。

 

“为什么……”

面对我理所当然的询问,她的回答只有摇头。

带着悲伤的眼神,不断地摇头。

 

然后,我终于发现了。在我们相见以来,她没开过一次口,什么也没有说。

 

“为什么……”

她只是悲哀地摇头。

 

我忘掉了自我,大声吼出来:

“到底是怎么回事!?从刚才开始就一声都不出,你这样我什么也不明白啊!而且……还拒绝我……那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你为什么回来!?到底……你一直以来去了哪里?让我这么痛苦……你也无所谓吗?你说点什么啊!”

她摇头的动作更加激烈了,脸上带着无法掩饰的悲伤表情。

我脑袋冲血,终于无法抑制自己的感情。

“你不是我所认识的她!你到底是谁!”

她脸上的表情马上变了。

脸色变得苍白,紫色的嘴唇开始发抖。

从她的眼睛里溢出大滴大滴的泪水,虽然没有哭出声来,但她被忧郁紧紧地包围。

 

我觉得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了。

可是,我已经快要不懂得应该相信什么,应该怎样去相信。

甚至开始怀疑,眼前的她,真的是我的她吗?

但是,那头发的香味,肌肤的触觉,还有小动作……全都表明着她就是她。

尽管如此……尽管如此…………

 

然后,一个念头浮现在我的脑海中。

也许,这是梦。

一直以来都没经历过的,与现实重叠的真实的梦。

所以她才不能说话。

这是由我的愿望所衍生出来的梦!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就只有一个办法了。

我绝对不能睡着。

在梦中不能睡着,也许听起来会很奇怪。

但对我来说,却是很认真的想法。

也就是说,如果在梦中睡着的话,这个梦就会结束,而我就只能回到现实世界。

所以,绝对不能睡着。

神啊,请让这个梦永远持续下去。

 

放松身体,我抱住了她。

她也紧紧地抱住了我。

怎么能让这个梦结束呢!

一边抱住她,我一边坚定地对自己说。

老实说,在这一年里,有好几次痛苦得想要寻死。

可是,人类不是这么容易就能死得了的。

就算要死,也是需要很大勇气的。

我是连寻死的勇气都没有的没用的人。

所以,就让我永远在这梦中徘徊吧。

和她的幻影一起,在这梦中永远生活下去。

让我成为永远睁不开眼睛的植物人吧。

然后,永远无法从梦中醒来,就这样走到生命的尽头——

这正是我的愿望。


Track 7: 絶望  

 

到底过了多久了呢?

在照射进房间的日光中,我边听着小鸟的叫声边睁开眼睛。

猛然惊醒,环视整个房间——

她的身影,已经不在了。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我一边流泪,一边用拳头捶地。

明明知道不能够睡着的,明明警告过自己很多次的……

为什么我还是睡着了呢?

为什么要从梦中醒来呢!?

如果真的有神的话,为什么要对我这样残忍?

(哭)

我完全崩溃了。

用自己都觉得吃惊的声音,大声大声地哭。

用尽全身的力气大吼,然后,在整个房间不停地翻滚。

头重重地撞在柱子上,我疼得蜷缩起身子。

 

好不容易疼痛消去,我的头脑稍微回复了平静。

忽然,一个想法浮现在我的脑海中。

“死掉算了吧。”

跑出房子,到海边(指往前多走一步就会坠海的大海边缘)去。

很简单,往前多踏出一步就是了。

这样做的话,就真的能到达她的身边了。

没错。

就这么办吧。

那个梦,一定是神赐给我的最后的礼物。

 

下定决心了。

我终于可以得到解脱。

一这么想道,变如同真的获得解脱一般,我慢慢地站起身来。

可是,由于回复了理智,我又有了别的想法。

不,等等。

那真的是梦吗?

 

我盯着自己的双手。

她的感触仿佛还弥留在我的手中。

没错,我的确用这双手抱住了她。

虽然遭到拒绝,但唇上依然留有她的感触。

如果是梦的话,也太过真实了!

这样真实的梦,我以前从来没遇到过,也没听说过。

那么说来,昨晚的是……

 

站起来后,我走向玄关。

非确认一下不可,确认以后再去死也不迟。

到那儿去吧。

他一定知道一切事情的真相。

非得见见他,然后向他问个明白——

那个骗子老人。

 

我飞奔出玄关,一口气跳下楼梯,

朝着不可思议工房跑去。


Track 8: 一夜の夢?

 

虽然记不清是往哪个方向跑的,但我很快就到达了不可思议工房。

粗暴地拉开拉门,在空荡荡的房间中,那个骗子老人依旧坐在柜台后边。

我不客气地冲到老人面前。

 

“到底是怎么回事,请你说明一下!”

“商品让你满意吗?”

“果然……是你干的好事!”

“这说法让人听了真不舒服啊。我不是实现你的愿望了吗?”

“她在哪里!你把她带到哪里去了!?现在马上把她还给我!”

“办不到。”

“什么!?”

 

血猛地冲上脑袋,回过神来,我已经隔着柜台把老人揪了起来。

我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性,一心为了要回她,我化身成为向瘦弱老人施暴的禽兽。

可是,下一瞬间,我的身体被转了一圈,背后和后脑受到强烈的撞击,再也无法行动。

全身的骨骼,像碎裂了一样疼痛。

视线上方,出现的是天花板和老人的脸。

“呃……”

对着忍不住发出呻吟的我,老人厌恶地说道:

“真是的,这人怎么这样……竟然恩将仇报,而且,还对瘦弱的老人大打出手,像个不良少年一样。”

 

在我对你使用暴力之前你已经打倒我了!

一边在脑袋里这么想着,在自己的无能与悔恨中,我再次失去了自我。

“……可恶!!!”

用尽全身的力气挣扎着站起来,我再次打向老人。

我已经快要被感情冲昏头脑,被“把对方打倒”这样的本能所支配了。

可是,我的拳头被老人的左手稳稳挡住,

相反,我的脸被老人的右拳狠狠地打中。

 

“……!!”

虽然那一拳已经使我的战意消失,但老人的攻击却没有停止。

左右连发,甚至不允许我倒下,连续不断地攻击。

 

会被杀死的——

朦胧的脑海中,浮现出这个沉重的想法。

到底这个老人是什么人?

竟然会被这样一个瘦弱的老人打倒,谁能想象得到?

 

的确,一开时揪住他是出于我的轻率。

虽然当时有想到老人可能会还手,

但我完全没想到自己会没用得这么简单就被打倒……

 

这样下去……绝对会被杀死的……

全身被恐怖感所包围。

 

“……救……命……”

连自己都吃惊的,软弱的声音。

对死,真正地感觉到害怕。

 

终于,老人的攻击停止了。

我终于被允许倒下,伤痕累累地躺在地下。

 

全身都觉得好痛。

受到攻击的并不只有脸,身体也被狠狠打了几拳,连呼吸都觉得困难。

骨头一定断掉几根了。

刚刚那个如果见不到她就去寻死的想法已经烟消云散了。

这明明就是个死去的最好机会。

可是,我没有死的勇气。

 

实在太丢脸了。

我哽咽着没哭出声来。

 

“稍微冷静下来了吗?”

老人像要展示胜利般拍拍双手,然后,

看着我,笑了起来。

 

“可是,要是我不这么做的话,你就不会认真听我的话了吧?”

 

一边哽咽着,我开始听老人讲话。

现在除了这样做以外别无他法。

被揍成这样,我就算逃也逃不了了。

 

老人继续说道。

“你看到的,并不是梦,是现实。”

听到这句话,我衰弱地对老人说:

“那么……为什么她会消失?……简直就像南柯一梦。这样子,太过分了……”

当知道那是现实以后,我哭出声来。

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但我完全忘了羞耻,脸上布满了眼泪与鼻水,只懂得哭泣。

“唉……看来你一点都没弄明白啊。”

老人一幅厌烦的表情,深深叹了口气,开始陈述一件让人难以置信的事情。

 

“她啊……是地缚灵。”

“……诶?”

呆呆的,我话都说不出来。

地缚灵?

那是指被束缚在特定的地方,不断彷徨而无法成佛的灵吗?

竟然说她是地缚灵,我怎么会相信呢。

刚刚还说是现实,难道是骗我的吗?

可是,老人接下来说的事情,更把我推向了地狱的深渊。

 

“而且,让她成为地缚灵的,不是别人,正是你。”

“……怎么会这样。”

他到底在说什么?

是想说我阻挡她成佛吗!?

那听起来不就像是……我在让她痛苦一样吗?

老人仿佛看透了我的思想,继续说道:

“正是如此。你在她事故死去以后,象是要放弃人生一般,自暴自弃。工作也辞掉,看着你每天过着以泪洗脸的日子,她不能成佛。她觉得是由于自己的关系才让你痛苦,让你不幸。所以,作为地缚灵,一直被束缚在你的家里。”

“诶……?那么说,她一直都在我的房子里吗?这一年来,一直……”

“没错。每天每天地看着你痛苦的身影,她一直以泪洗面。连这个都不知道,你还真是老好人过头了。”

“那么……只是我没注意到她而已……”

“是吧。并不是每个人都能看到灵的,她呼唤过你很多次,可是你完全没有灵感,也听不进别人的话,当然就听不到她的声音了。”

 

于是,我想起了昨晚的事。

她并不是不能说话,只是我听不到她的声音而已。

我愕然了。

 

“你不觉得她很可怜吗?她无法成佛,整整一年都被困在你那狭窄的房子里喔?而且一直看着你悲伤的身影,一直……那有多辛苦和悲伤,你明白吗?那才是真正的地狱啊。不仅是你自己,你还把她一起推进了不幸的地狱里!”

冲击贯穿了我的全身。

我以为不幸的只有我,

但这样的我,让她死后一直一直痛苦着吗?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我到底,应该怎么做才好?

 

忽然,老人的口气变温柔了。

“回家去吧。”

我用吃惊的眼神望则老人,他的表情和刚才完全不同,温柔地对着我微笑。

“她在你房间里等着你。现在的你,一定能听见她的声音了吧。而且,你也应该明白自己该怎样做了。”

 

我已经不再彷徨了。

我仿佛回复了力气,一口气站起来,

甚至忘记跟老人打声招呼就想马上冲出去。

 

“等等,你漏掉东西了。给。”

说完,老人向焦急的我递来一个小信封。

信封上,写着“收款单”。

我把它硬塞进裤子的口袋中,对老人说:

“谢谢!就算用尽一生时间我也会付清的!”

 

我跑出不可思议工房,忘我地飞奔。

不可思议地,身体上的疼痛也随之消失了。


Track 9: ごめん……

 

乘着奔跑的势头,我一口气打开了玄关的门……

她在那里。

这一次她蜷缩在房间的角落里,像要躲避阳光似的蜷成小小的一团,微微地发着呆。

我赶忙拉上窗帘,因为我想她可能害怕阳光。

 

我紧紧抱住她,用和昨晚不同的拥抱方式。

我的感情仿佛传达给她了。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一点……一点也没体会到你的心情……原谅我……原谅我让你这么痛苦……我已经不再彷徨了……我从今天开始会好好振作,我会认真地工作……而且,要勇往直前地生存下去……我会永远把你记在心上……”

 

她看着我的眼睛,第一次抬起了头。

轻轻地,那是我最爱的她的可爱的小动作。

她的眼睛快乐地闪烁着。

我们的唇再次重合在一起。

她没有再拒绝我。

我们的唇一直重合在一起,相互紧紧地抱住对方。

 

这次真的要告别了。

我哭了。

她也哭了。

唇分开的时候,她第一次开口说话。

正确地说,是我第一次听见她说的话。

她对我说——谢谢。

她当时的表情,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那是打从内心感到快乐的笑容。

保持着那个笑容,她慢慢地从我的怀中消失。

 

过了一会,我慢慢地站起来,拉开房间里的窗帘和窗户,望向湛蓝的天空。

云的形状和她的身影重合在一起。

她终于从我的束缚当中获得解脱,升上天国了。

我在心里发誓:

不会再做让她伤心的事。

我要努力地活下去。

然后……

连她的分一起,得到幸福。


Track 10: epilogue

 

忽然,我想起裤子口袋里的那份收款单。

那个老家伙,一定是一幅了不起的表情吧。

的确,我收到了要买的商品。

所以,报酬是一定要付的。

一定是笔不小的金额吧,

尽管如此,我还是想付。

 

拿出被弄得皱巴巴的信封,打开一看,

写着“收款单”的纸上,写着如下内容:

“为你送上你和她的幸福。

希望你能把自己得到的幸福和他人分享。

以这作为报酬,希望你能用一生的时间清还。

多谢惠顾。

不可思议工房”

 

 

从那以后,虽然我多次寻找不可思议工房,

但再也没能看见那块看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