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热血 虹猫蓝兔七侠传《锵剑慨歌》木木的3D音乐实验室
播放:7501
弹幕:2
投食:153
喜欢:115
发布于:2019-07-28 09:45

黑小虎:“什么是正,什么是邪?我黑小虎一心助我父亲,难道错了吗?”



歌曲 : 锵剑慨歌

作曲 : 籽三

作词 : 孤月小寻/婪肃/千忆/沧木寒儿/聂蓉绝恋

演唱 : _不知天命_ / 阿睿凌霓剑裳 / 龟娘 / 洛少爷 / 白止 / 漆柚 / 流浪的蛙蛙 / 祝贺




-魔教教主:哈哈哈哈哈...... 五十年了, 长虹剑主, 还认得孤王吗!

-白爹:黑心虎,咱们也算是老相识了,用不着装神弄鬼。

-魔教教主:五十年未见,还以为你老眼昏花了。让我再来试试你的功力!

------

-白爹:魔教想要得到麒麟之血来来提升功力,称霸武林。而那魔头的黑心煞掌已练至十二重境界,为今之计,只有七剑合璧才能将其制服。虹儿,我要你现在拿着这把长虹剑,带着麒麟赶快离开这。

-少侠:爹, 那您!

-白爹:灵鸽传书,七剑待命,事不宜迟,你还不快走!

--------------------

-牛堂主:小子,前面就是断崖。你现在插翅难逃,还不快快交出麒麟!

-少侠:魔头,七剑合璧之日,就是你归天之时!【坠崖】

-----------------------

-宫主:哼,你这无耻之徒,敢接我的冰魄剑吗?

-猪无戒:哦?冰魄剑又如何,来吧!

--------------

【角色/词作/歌手】

【青光剑/孤月小寻/阿睿凌霓剑裳】

青光破云,坠于山涧烟涛,

琢恨作棋,入局酣鸩谈笑。

寝不聊寐,束剑玉轮黯照,

自嘲闲客逍遥。

【冰魄剑/婪肃/龟仙娘】

一剑寒冰动魄,烟水正俏,

玉骨霜冷血未销,

狭光薄刃琴瑟相浇,

复我日月昭昭。

【长虹剑/婪肃/祝贺】

龙泉天动,正观瀑流倒落漱长锋,

日照九州,反拢天地赤灼贯飞虹。

白衣紧袖,仰摘风云揽天光过手,

该算是神龙乍现,或称乱世惊鸿?

-------

马三娘【奸笑】:嘻嘻嘻....如果你就此消失了,又有谁还知道你是谁呢?

------------

牛堂主:大....大奔兄弟....咱们来世再..再做好兄弟....

------------------

紫云剑主(绝望):哈哈哈哈哈,振作?我现在已经是个废人了,你告诉我,一个废人怎么振作?

----------

神医(中毒,虚弱,用力挣扎):你放心...我可是神医!我一定会找到救你的办法。

-----------

护法【悲愤】:为了这一天,我已经等了整整十年!

---------

居士【痛苦】:哈哈哈哈哈哈....旋风剑主,我算什么旋风剑主!我配不上我手中这把旋风剑,我对不起我的父亲啊!!

达夫人:夫君!!

-----------

-----

-宫主【重伤,强硬】:今天,我人在花在,想要得到碧血真情七叶花,就先踏过我的尸骨!

-少主:你,我欠你一条命,我说过会还给你的,你走吧!

-猪无戒【恨铁不成钢】:少主!不能放啊!

------

-少侠:魔头,你口口声声道自己形式光明磊落,我今天要与你一对一决一死战,你敢不敢应战!

-少主:哈哈哈哈哈,有何不敢!我早就想试试你这七剑之首的身手如何了!

-少侠:来吧!先落地者算输!

----------------------

【雨花剑/沧木寒儿/洛少爷】

医济苍生,拢袖敢称是道,

心似天高,何惧尔等宵小?

栖风宿雨,披血色舔刀鞘,

当讨七分骄傲。

【旋风剑/千忆/白止】

见孤云出远岫,闻风轻啸,

篁竹幽馆阶未扫。

弦歌花叶皆作刃,

免我家国飘摇。

【紫云剑/千忆/漆柚】

来途多舛,无言尽付朝暮三尺中,

烟云飞散,剑引霞光挑破雾色浓。

前路何如,且以丹心碧血试玲珑,

百鸟朝,紫气东来携我扶摇九霄。

【奔雷剑/聂蓉绝恋/流浪的蛙蛙】

自号混世,也尝醉极枕臂窥星穹,

启鞘试锋,终唤得掌心万钧霆动。

恣肆如风,我挟剑一引惊雷竞迸,

满腔豪意,应遂浩然气自蕴壶中。

【虹】舞火流风,

【蓝】尖冰逐魄携百凤来声,

【奔】意随兴涌,

【莎】清笛鸣刃和紫霞漫空。

【逗】化雨为龙,

【跳】随银冽追扶摇跃沧浪。

【居士】邀群雄,

【众】挑剑滚雪嘘风,毗邻星斗。

【七剑合/婪肃】

心纳山河,敢呼东风与我上长空,

气揽高穹,天公闻我亦未敢发声。

七剑绝世,人说侠意自与天地同,

你我正锵剑慨歌,共饮皓月满盅。

-------

六嫂【生死决别,跳入火海,悲痛】:奔儿,你一定要拿到奔雷剑,了却你爹娘的一番苦心啊........

大奔【大哭】:“干娘,孩儿没有辜负您的期望。可是孩儿真的想您啊....."

---

白爹:“孩子,希望你就是那个集结七剑、保家卫国的盖世英雄啊!”

少侠:“爹,孩儿做到了!您的在天之灵,可以安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