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网三】军爷剧情歌《魂归》(唱:溱桑,念白:溱桑、冬冬、Vensin、水无涯)
音乐  >  剧情歌
播放:63
弹幕:0
投食:4
喜欢:3
发布于:2019-09-15 08:49

吾皇万岁工作室 出品《魂归》剧情歌

---------------------------------

粉丝整理,侵删歉

---------------------------------

原Po:https://weibo.com/3178605890/DeBB4zP8q

荔枝:http://www.lizhi.fm/544046/2514289540722256390

首发:2016-01-24


-STAFF-

作曲/编曲:Zoey

作词:荀夜羽

吉他:李大湿

鼓:小伍

原后期:LBG/E

原唱:音频怪物


策划&编剧&翻唱&和声:溱桑

监制:乘之【吾皇万岁工作室】&冉鸢【晏语泠然】

歌曲后期:麦兜不吃书【三星堆后期组】

剧情后期:阮栗【Tomorrow工作室】

美工:竹鸢【NOTEMOTY】


-CAST-

军娘:溱桑【怀旧配音联盟】

军爷:冬冬【涅槃工作室】

敌军:Vensin【剪刀剧团】

副将:水无涯【月玲珑】



歌词:

【山间缓步行走,一杯浊酒祭故人】

军娘(中年):我说,你还记着吗?刚入军营的时候,跟你打的那个赌。我说我赢定了。你看看这大好河山……咱们啊,都赢了。

【山风吹动招魂幡,铃微晃】


山 尽披缟素

风 啸响鬼哭

点将谱上 诸君名

毫无遗录


墨 以血润足

书 英名万古

兄弟先行 化疆土

吾对山河 不孤独


誓同生死未曾辜负

谅不能共赴黄泉路

铁甲在身 家国为重 力尽前吾不能不顾


壮烈年华以心交付

乱世不需英雄迟暮

荣辱功过

有谁记录 看千秋霸业 万骨枯


寸土必争不退一步

因身后曾有人相护

几多不舍

此时间只有寒风空过 不忍回顾


【当年英勇】

【腥风血雨中两军疲战,战马嘶鸣,刀兵相接】

军娘:【语气词:把敌军挑下马】

敌军:【语气词:摊在地上准备起身再战】

军娘:【语气词:用枪把敌军的肩膀钉在地上】

敌军:啊——

军娘:【语气词:喘粗气,带微弱的哭音,犹豫】

敌军:死——而——无——憾——!怎么?不敢?哈哈哈……

军爷:(飞马赶来)菜鸟!***干什么呢!?

军娘:我...

敌军:野火烧不尽,【拼进全身力气举**进军爷的臂膀,敌军肩膀被枪贯穿】春风吹又生——

军爷:【被**中吃痛不已,嘶声,握着军娘的手】来不及了!【一枪从敌军肩膀里抽出枪,瞬间刺进敌军心口】

敌军:啊——【脱力死去】

【敌军的血溅出来沥了满脸满身】

军娘:那是活生生的人啊……

军爷:不杀人,你等着被杀么?

军娘:【泫然欲泣】

军爷:【抱着军娘翻身上马】快!上马!驾!——


【远景航拍镜头,群马奔袭,乌云迫近】

军娘:【低低啜泣】

军爷:怕了么?

军娘:不怕!

军爷:(抱紧)别逞强。

军娘:我没逞强!

军爷:刚才,不是有意凶你——

军娘:拖累你了。手臂疼么?

军爷:没事儿。

军娘:你枪上刻的什么?

军爷:宁作他年泉下土,不使故园陷敌虏——就是即使有天我不在了,我成了土,我的家,我的国,都得好好地在着。



谁 俯身黄土

化 累累白骨

踏血前行 一步步

男儿不哭


枪 总会锈腐

箭 终成朽木

功德碑前 相逢处

再将离伤与君泣诉


【疲惫中万马行军,行至入山口】

军爷:累吗?

军娘:好累。

军爷:再坚持一下,过了这座山!

军娘:好。

【一支箭划破长空,跟紧数箭齐发,战马受惊】

副将:有伏击!

【枪、剑、盾,挡箭声,盔甲响动】

军娘:【一**穿潜伏在身边的敌军】

军爷:此地地势险峻极其危险,我先去前方探路,你带兄弟们从小路谨慎前行!

副将:是!

军爷:【凑近】保护好她!

副将:是。

军爷:驾!

【纵马渐远】


【一声巨响,前方山谷早已被敌军埋下的炸药爆炸,山石纷纷滚落】

军娘:【勒马回身】啊——驾!!!

副将:【快马赶上,调转马头拦住军娘】不能再追了!前方必有伏兵!你要这么多人去送死吗!!

军娘:别他妈废话!我叫你让开!

副将:副帅应已大局为重!【挥枪挡在军娘身前不让走】

军娘:你还是人吗!!他是你兄弟!!【一枪抡开,副将从马上跌下,马受惊,嘶鸣】

副将:【手撑着从地上爬起来】天策将士,为国捐躯,虽死犹生!

军娘:放屁!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你们先走!我随后就到!【扬鞭,马蹄起】

副将:副帅,【看着身影渐远,大喊】副帅——


【单骑快马飞奔,挥泪洒汗,路上遇见零散敌军以箭袭击,受伤中箭,敌军再次准备攻击时忍痛投枪扎中敌军】

军娘:驾!驾!!驾——!


誓同生死未曾辜负

谅不能共赴黄泉路

铁甲在身

家国为重 力尽前吾不能不顾

【看到残墟中被炸得血肉模糊而尚有生息的军爷】

军娘:【从马上摔下来,跪在军爷身边,脱力大哭】我终于找到你了!【拖住军爷试图往马上扛】起来,你起来啊……【费劲力气终于把军爷拖上马,扬鞭,马缓缓地开始跑】

军爷:【预感军娘一定会来见最后一面,吊着一口气等待,等到的时候实在是没有力气了】终于……等到你了……

[壮烈年华以心交付

乱世不需英雄迟暮]

军爷:【似乎下了很大决心】我……爱……你……

军娘:【迎着风,马跑速度加快,因为负重两人依旧不是很快】【混乱中没听清】什么?

[荣辱功过

有谁记录 看千秋霸业 万骨枯]

军爷:【没力气,靠在耳边】恐怕,我要赌输啦,菜鸟。

军娘:也许能活下去呢?

[寸土必争不退一步

因背后曾有人相护]

军爷:【意识不清醒,不回答军娘,早已预知会有第二次爆炸】愿赌服输,我送你,【起劲】一条命!【把招魂幡往马头一挂,铃轻响】三军枪魂,引他们回家——【匕首刺入马臀,马受痛加速跑动,军爷摔下马,重重跌在地上,吊着最后一丝力气,脱力了伏在地上望着军娘远去的身影大喊】走啊!!!

[几多不舍

醉对空山赋长歌只为 有声回呼]

【马载着军娘狂奔】

军娘:【嚎啕大哭着攥紧缰绳眼神向后望,亲眼目睹第二次巨响后激起的浓烟、飞滚的乱石,淹没了军爷的身影。恍惚中此情景似与当年第一次作战时重叠】

【远去】


【平静之后渐渐引入现实】

军娘(中年):【醉醺醺浇酒饮酒,“醉对空山”】喂,我们来打个赌吧,赌谁先死,赌注是命。

军娘(青年):【不服气】我们来打个赌吧,赌谁先死,赌注是命。


【当年答应的那句】

军爷: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