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木同生——记《六爻》童如
音乐  >  剧情歌
播放:1 万
弹幕:1
投食:86
喜欢:534
发布于:2019-11-04 04:28

草木同生

——记《六爻》童如


————staff————

原著:priest@一口獠牙的小甜甜

策导:江离@江离SAMA

作词:公子无央@公子无央

作曲:月灵@月灵纷飞

编曲:伍阳wy@小猪配器wy

歌后:樱庭落@樱庭落Raku

剧后:长安@长安Akashi

编剧:微我无酒@本人绝非一只长颈鹿

画师:厌之@一宴清都_

pv背景:夙桥夜雨@夙桥夜雨

pv:道隐@-道隐-

题字:长安@长安肚子饿了

海报:涵十六@听说是涵十六

————cast————

演唱:江离&林斜阳@林斜阳笑执清茶

和声:江离

CV:韩木椿: 柳川鱼@脑洞使者伊闪闪

童如/北冥君:黑子墨@CV黑子墨

徐应知: 浩然@CV浩然


【韩木椿的少年时代,一切变故发生之前】

【韩木椿在整理花园,通途坐在稍远的地方喝茶】

韩木椿:(有点像自言自语的小声嘀咕)都说大能会飞升,我看九层经楼里也没记载谁飞了,(声音拉远,由自言自语变成对稍远的师父提问,语调玩世不恭)师父啊,你说‘飞升’会不会就是一根萝卜啊?”

童如:(被一口茶呛了一下)“咳咳……是、是什么?”

韩木椿:(不以为然)“萝卜吗,挂在驴鼻子前,修士们都是跟着萝卜跑的那头驴,有飞升这根萝卜吊着,修士们都只好一门心思地追,也就没空祸害人间啦。

童如:(用手里的书抽打了一下徒弟的脑袋,加一个拍打的背景音)(无可奈何)“举人老爷,什么圣贤书把你教成了这副德行?”

韩木椿:(含笑,不羁)“读书也不是我想读的,我其实一直就想当个普通花匠,(笑意褪去,语气由平淡走向凝重)只是我爹身体一直不好,总说恐怕看不到我长大成才,我才想着早点考个功名让他放心……现在我爹也没了,我就师父你这么一个亲人了。”

【空白沉默两秒,然后入前奏】

韩木椿:(语调又变得轻快)“我当然就好好孝顺师父了,等……等春天一来,你看着扶摇山上开满姹紫嫣红,心情一好,修行都能事半功倍呢!”



ps:括号内为和声

【江离】

草木枯荣 本就随季而深

一点心魂 却次第成春

为着明日明朝 落座流光纷纷

光阴 昏昏沉沉

【林斜阳】

顾守风尘 酒 或罪人过深(竟觉天意独甚)

逢山好月 任落花埋存(却惊神)

最通达道不问 为最着魔处死生

一瞬 甘与苦都真

【江离】

如是旧人间 款款生就眉眼

千万阶决绝 都肯为之踏遍

多情空山月 若惧风霜雨雪

何处能解?

【林斜阳】

如是旧人间 因谁成花圃归园

却沦为大雪 白一场便谢

若是三魂不倦 若是生死能全

重回不知长夜——

【合】

如是旧人间 却随草蔓生灭

只(是)执念


【童如下不悔台之前,朱雀塔】

徐应知:(语气缓慢深沉)“自古有一盛就有一衰,有一成就有一败,你我修道中人,有什么看不开的?这条路上,明争暗斗也好,因果机缘也罢,说到底,不都是为了大道长生,脱离尘世生老病死之苦么?童如,你天资卓绝,比别人走得更远,父母也好,兄弟也好,师徒也好,都是尘缘,也都是妄念,你早断了干净,不要再执迷不悟了。”

童如:“我没……”(被打断)

徐应知:(语气严厉,斩钉截铁)“贪恋即执迷,你心里贪恋谁?(停顿两秒,等回应没有等到,语气开始激烈和心痛)三生秘境中铁板钉钉,扶摇派确实命数已尽,你想怎么样呢?自古逆天者抵死挣扎都不过适得其反,老友,你也要走这条路么?”

童如:(平静)“你别忘了,‘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万事不得圆满,但总有一线生机,(万死不辞的决心和狠厉)我必会寻到那一线生机。”

【童如他转身要走。】

徐应知:(突然出声)“慢着,小椿……”

童如:(深深的叹了口气)“不是你想的那样。”

徐应知:“那么你对他是怎样?”

童如:“蒋鹏多年来只是挂名,连人也见不到,这些年,小椿是我唯一的弟子,我对他并没有什么龌龊念头,只是……”

【主歌2渐入】

童如os:(给配音加内心独白的音效)(无奈)至于其他……为师岂敢……


【江离】

草木枯荣 从此悄然无声

尘事沾悔 却将私愿茂盛

平生如有归程 何妨万刃加身

若有 若有归程

【林斜阳】

夤夜借烛 窥谁眼底晨昏(都灿灿如真)

哀火一蓬 不知处消沉(也 销魂)

竟向受刑还罪 惶惶中得道长生

忘忧 守好梦一轮

【江离】

如是旧人间 款款生就眉眼

千万阶决绝 都肯为之踏遍

多情空山月 若惧风霜雨雪

何处能解?

【林斜阳】

如是旧人间 因谁成花圃归园

却沦为大雪 白一场便谢

诸苦无声读遍 从此三魂不倦

清狂换尽一眼

【林斜阳】

如是旧人间 魂归处 风与月

【合】

春未谢


【两人都死后,忘忧谷】

韩木椿:(平和)“你一魂散在群妖谷,一魂散于噬魂灯,现在就剩下这最后一魂了么?元神久留人间,又无物依托,就算是北冥君,也得落个形神俱灭吧?”

北冥君:(不经意)“死不死的,不打紧。(坦然)我执掌门派八十年,确实愧对列祖列宗,也愧对你们师兄弟,因此以形神俱灭发下毒誓,以我三魂替门派挡三次大灾,小椿,你大可以不用亲自动手。”

韩木椿:(平静,带着冷冽) “师父,若让你寿终正寝,那死在你手下的怨魂的公道又该如何呢?(轻笑一声)能封得住北冥君一魂,我这辈子也算值了。”

韩木椿os:(独白音效)想必若能死而无憾,就算是飞升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