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别康桥云南方言版(初辞)
播放:2506
弹幕:0
投食:39
喜欢:12
发布于:2019-11-16 08:24
标签: 方言 逗乐

轻轻泥,我走了,就呛我轻轻泥来;我轻轻泥招哈手,作别西天阿些云彩。阿河坎坎上泥金柳,是夕阳中泥新媳妇;波光里头泥花脚乌龟,在我心里头搅来搅气。软泥巴上的草聋聋,油油的在水底峡招摇;呆康河的柔波里头,我管甘心做根水草!榆荫下泥阿一潭,根本就不算是清泉,是天上杠搓融呆浮藻头,沉淀几呛杠浪凯泥梦。找梦?阿就撑支长篙,往青草更青泥地方杀撒,装几满船的星仔,呆星仔放光泥卡卡里头,安逸泥吼几句!但是我不能乱吼撒,悄悄咪咪是别离泥笙箫;夏虫为了我,也高矮不吭声,点声音都没得,字就是今天晚些家的康桥。悄悄咪咪泥,我走了,就呛我悄悄咪咪泥来;我舞了一哈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