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候-记《哑舍》扶苏甘罗
播放:5076
弹幕:13
投食:73
喜欢:99
发布于:2016-10-25 12:00

久候——记《哑舍》扶苏&甘罗



策划:薛瀛【玉秦淮】


作词/编剧:凤儿


作曲:凤儿


编曲:风无念【凌霄剧团】


演唱:扶苏:邪君【韵言旧】


甘罗:蛋蛋


歌曲后期:小白腿


cv: 扶苏:韶涵【玉秦淮】


甘罗:邧殊【声色留香广播剧社】


剧情后期:梦梦


海报:沐莲子【酌溪舫】


原著:玄色






——————————————剧情——————————————

扶苏:【混响】毕之,许久不见……


【竹简铺开】

扶苏:(淡淡)何为圭?何为臬?

甘罗:(一愣神,随即一板一眼)圭者,双土也。臬者,自木也。以土圭水臬之法测土深,测日影,正四时,以求地中。陈圭置臬,瞻星揆地,此乃立国之根本也。

【笔在竹简上挥写】

扶苏:那何为圭臬?

甘罗:(沉吟,谨慎)法度,规则。

扶苏:(咄咄逼人)那何为法度?何为规则?是君父所言?是智者所言?还是圣人所言?

【一片静谧】

扶苏:(轻飘飘)甘上卿今日且会把,明日卯时,请准时。


扶苏:(关切)【由远及近】毕之,汝为何睡着了?这里太冷了,要不回去休息吧。毕之,可是冻傻了?今年的冬天委实来得早了点。脸色不太好,是因为昨天吃的那颗药么?父皇最近……所有人都必须遵守那道旨意,毕之,汝别介意。

甘罗:(真情实意地笑了,轻声)师傅留的那药,说不定真能…长生不老。

扶苏:(唇角上扬)那就留在这,继续帮吾吧。

——————————————歌——————————————

A : 哦 来到哑舍请噤声

古董的故事深沉

B : 缘分谁还得认真

熏香因果结发红绳


A :独玉佛碎裂痴嗔

人鱼烛吹不灭泪痕

无背钱翻转着负胜

涅罗盘跳脱命轮


A :这条路走了太久太久

下一程还剩谁相候

我已分不清真相背后 是不是温柔 

山有扶苏吾心依旧

——————————————剧情——————————————


扶苏:(略迷茫)……毕之,汝好像不是很高兴看到吾的样子。

甘罗:(苦笑)殿下,许久不见。

扶苏:(温柔)毕之,吾现在所在的这具身体,是一个对汝很重要的人么?

(从容)毕之,汝还是和从前一样。陷入两难之境,向来都是难以抉择。

(微笑)没关系,如同往日一样,吾来帮汝选择。


扶苏:(意味深长)毕之,汝会选择吾的吧?就像以前一样。

甘罗:(深深地吐出一口气)不,我会阻止你。

扶苏:(复杂,叹息)毕之,其实吾没有变。变的是汝啊……


甘罗:(淡淡)想好了么

扶苏:(苦笑)隔了这么多年,毕之你还是这么了解我。(轻笑)是控制了胡亥,把我这些时日的所作所为都通报给你了么?

甘罗:(淡然而温柔)不是,虽然一开始并不确定,但托你的福,这些时日以来,那些在记忆深处几乎都要忘记的细节,都被一点点翻了出来,才让我确定的。


———————————————歌——————————————

B :你的抉择我来承

你的奈何换我心疼

二十八宿列张纵横

帝王业湮没沙尘


B :沉睡了千年太久太久

抬眼眸只剩君相候

多愿你依然站在身后 不辜负温柔

毕之罗之吾心依旧


合:哪怕又一场困兽之斗

赤龙在华服上肆游

同守山河把算谋看透 执伞笑未收

江月白首久候不休


我们不忍这离愁太久

陌生的世界并轡走

这次无论风雪遮天幽 生死手相扣

百转千回一人足够

———————————————剧情———————————


扶苏:(状似不经意)毕之,有没有可以让人遗忘记忆的东西?

甘罗:(淡淡)有很多,但一般都是让人把前尘往事忘得一干二净,如同初生的婴儿一样。这种我很少用,更像是害人。

扶苏:(慢悠悠)那有没有可以让人保留大部分记忆,只是专门忘掉生命中出现过得一个人?

甘罗:(沉默片刻,诚实)确实有,在蘅芜香中混入某人的发丝,点燃后让人嗅闻,便可以在这人的记忆中抹去那人的痕迹。

扶苏:(半真半假地取笑)那还真是难办呢,我这个身体的头发就算混入了蘅芜香中给你闻,也不是我真正地身体,你也忘不掉我啊。

甘罗:(叹息,承诺)我知道你的顾虑,放心,我不会再燃蘅芜香的。


【车水马龙,雪花飘落,脚步声渐进】

扶苏:(温柔)想要拿的东西拿到了么?

甘罗:(浅笑)拿到了,我们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