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Talk 补档】星期恋人part.2(中村悠一x福山润)
播放:1.7 万
弹幕:25
投食:149
喜欢:79
发布于:2017-02-25 10:36

セブンデイズ(Seven Days)

《星期恋人》

漫画:宝井理人 小说:橘红绪

cast:

篠弓弦:福山潤 芹生冬至:中村悠一

======================

星期五论坛翻译:rai clampyukito 猫咪5462 飞短流长 校对:哀凌

FT:

福山润:这里是广播剧CD《セブンデイズ FRIDAY →SUNDAY》?的后台谈话。

中村悠一:嗯,辛苦了。

福山润:我一直很纳闷,这箭头该怎么表述才好。

中村悠一:该怎么读呢?

福山润:嗯。前作《MONDAY→ THURSDAY》距现在有好长一段时间了呢。

中村悠一:是多久以前的事了呢?Cyber公司的资料,常常附在剧本里的。资料里会说第一部是几时几时出的,发生了什么事,有谁谁谁出场,即便中途加入进来不也是很容易明白么?这回的资料却并没有说上部是什么时候出的。

福山润:啊,是的。不过我记得是前年吧。

中村悠一:是有两年了吧。

福山润:是前年吧。那么,抱歉自我介绍迟了,我是为篠弓弦配音的福山润。

中村悠一:我是为芹生冬至配音的中村悠一。

福山润:嗯,那么这次的后台谈话就由我们俩为您献上。请多关照。

中村悠一:请多关照。

福山润:那么,本系列作已经完结了,这个一星期间发生的故事,你觉得怎么样?不过这张CD讲的是后三天的事。

中村悠一:是啊。不过还是我刚才就说的,“以前演过这个啊”。“昨天不是见过面了吗?”——这个昨天对我们来说可是两年前的事。

福山润:是啊。

中村悠一:要重新回想起来很不容易呢。“我昨天都说啥了?”

福山润:我一直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别人的事情我总是记得很牢。

中村悠一:哦——

福山润:录音室的气氛啊、说了什么话啊,总是能记住一些,所以当时的情况我都记得很牢呢。芹生的事情记得很清楚,自己的事情却并搞不明白。

中村悠一:自己是什么样的——因为自己并没有客观地听啊。

福山润:是的。所以,“啊,这里那里悠キャン是这么说的,别人是跟他这么说的”,这些我记得,倒是自己这边,时间长了果然很难想起来呢。

中村悠一:是的,的确很困难。我扮演的芹生,的确上一部作品的时候,一开始也是把握得不十分清楚,我想导演应该给我了很多指示吧。可是这回拿到剧本读了之后,我当时到底用的是高音还是低音,就连这点都想不起来了。不管怎样,我就记得上回我问“这个场景是初体验吗?[福山润笑] 这个时候他还是处男吗?”——喂喂,怎么导演还摆出一副“有这回事吗?”的表情来啊![两人笑]

福山润:两年前了嘛。

中村悠一:两年前的导演还是他啊!

福山润:是的。

中村悠一:就是这样。这种小插曲的确会让人记忆犹新呢。

福山润:是的。

中村悠一:读剧本的时候意外地会想起来。不过,这只是我自己模模糊糊的想法,还是得在录音当日由原作者和导演来判断(如何去表演)。在这两年间我搬过家,原作——不是,是上一部的CD不在手边,寄回老家了。就算我听了那张碟,说不定也不明白该如何去演。

福山润:不,会明白的。

中村悠一:只会有这种“嗯?”的感觉。

福山润:所以……

中村悠一:然后就会演不出来。

福山润:[笑] 你在说什么啊?!

中村悠一:听了上一部的CD,不就会去模仿上一部的演出么?

福山润:啊,这可不太好哦。

中村悠一:是的。所以,一旦变成那样的话,结果演的就不是现在这个时候的芹生,而是跟上回演的芹生一样。我想还是不要这样吧。

福山润:你说的没错。

中村悠一:会显得人物过于停留在过去了。

福山润:从我们两个男人现在的年龄看来,两年意外地是段很长的时间呢。

中村悠一:是啊。

福山润:所以从这一点来看,还是重新演绎为好,可以塑造一种延长感。

中村悠一:我觉得也是吧。(表演时)考虑的仅仅是这部作品的内容,可是,想起来上一部里这一段如何如何,要不从MONDAY那开始听吧,连着听下来说不定会觉得音质有哪不对劲呢。

福山润:啊——

中村悠一:这是两年间技术变化的结果。

福山润:没这回事。因为,今天试音的时候,你不是被导演说“演成美形角色了”么?

中村悠一:啊,是这么说来着。说我声音很低。

福山润:在我心目中,那可是非常新鲜的错误指正呢。

中村悠一:美形角色啊。

福山润:导演说“声音一放低就演成美形角色了”。

中村悠一:被导演说“演成美形角色了”。

福山润:不过芹生从画上来看的确是美形角色呢。

中村悠一:是啊,是很美形呢。

福山润:但内心却是个被虐狂(M)的形象。

中村悠一:嗯,从外表感觉不出是这样呢。

福山润:我头一回听说有男人是想被束缚的类型。

中村悠一:因为我是想被束缚的那类人。

福山润:男人啊,还是不想被束缚的比较多。不过仔细一想,我觉得正因为是帅哥才会想被束缚吧。

中村悠一:啊,是嘛。

福山润:我觉得,帅哥不是不会意识到自己很帅么?

中村悠一:是这样吗?

福山润:跟他人对比。

中村悠一:啊,原来如此。

福山润:可是,并不帅气的人却基本上反而想自由自在,干这干那的。我是这么想的。

中村悠一:有很多要求是吗?

福山润:要求不是很多吗?是对他人,而不是对自己。

中村悠一:嗯。

福山润:所以我就想,“啊,原来如此”。啊,顺便说我是绝对不想被束缚的人。

中村悠一:不想被束缚。啊,或许我也不想被束缚吧。

福山润:不想被束缚。

中村悠一:想随心所欲地自由生活。 

福山润:想要有自己的时间。

中村悠一:这……

福山润:可是完全不能如自己所愿。 

中村悠一:是的。

福山润:那么,芹生与弓弦在这一星期的时间里——用弓弦的话来说就是“这七天用来谈恋爱已经足够了”。

中村悠一:嗯。

福山润:我也想这么说啊,或者说也想谈一场让人有这种感受的恋爱。可是……

中村悠一:就用一星期时间?

福山润:一星期。你有没有花一个星期完成的事情?

中村悠一:可能没有吧。一个星期之内能完成的,也就只有游戏练级了吧,还有游戏通关吧。

福山润:不过用一个星期的话,不是要花很多时间吗?

中村悠一:是啊。不过这只是指的大致要花一百小时通关的游戏。

福山润:啊,是啊,是啊。就算一个星期全在玩游戏的话,也不过就一百三、一百五小时左右吧。

中村悠一:是的。是要这么多时间吧。怎么说呢,不是有很多人定好了“在什么时候之前要怎么做”的期限么?这个我不怎么办得到。

福山润:啊?这没关系的。

中村悠一:没关系吗?

福山润:那些定好了“在这个点之前要这么做”的期限的人,基本上到了预定期限的这一天都会很心虚。

中村悠一:很焦急是吧?

福山润:要是别人规定的期限倒还可以,自己规定的期限因为是如自己所想的——不对,是自己随意确定的一个期限,所以硬要到时候给出答复的话,肯定是会失败的。

中村悠一:的确是这样呢。确实能做到的——或者说从常识看来能做到的事情,比较好定期限。譬如,大致要花五十小时才能解开的谜题,花上一个月的时间,大家不都能解开吗? 

福山润:能解开。

中村悠一:可是,假如不是这样,完成这件事情所需的时间并没有明确的数字,这时候要确定一个期限的话,确实会存在“这样的进度真的没问题吗?”这样的疑惑。

福山润:是会存在。啊,不过,有人能被允许限定交往一星期,很好啊。

中村悠一:好吗?很好吗?

福山润:啊,怎么说呢,没人说不好吧。

中村悠一:芹生他啊……

福山润:嗯。不过弓弦也说了,“待在一起太舒服了”。

中村悠一:嗯。不过我想现实里不会有这种事。

福山润:也许吧。

中村悠一:无论是相处多舒服的人,要是一个星期后说,“我们果然不适合呢”,那或许他会在背后被人指指点点的。

福山润:不是被指点得够多了嘛。都被说够了。

中村悠一:[笑] 说够了。他是会被这么说的。

福山润:嗯,因为他被人说是“每星期一换”吧?

中村悠一:是的。虽然跟他交往的人也许不会这么说,不过其他人,周围的一双双眼睛,是很可怕的。

福山润:嗯。的确是这样呢。什么都做得呢。

中村悠一:我是这么认为的。

福山润:嗯。不过篠的相貌也很是出众的,不过漫画家常说他人生非常悲惨。

中村悠一:嗯。这回这部作品里,基本上是这两个角色的对手戏,周围的人主要是为了表现出作品的世界观而存在的,基本上对手戏不就只有这两个人么?表演的时候——上一部的时候我就这么觉得了——有很多无声的气氛呢。 

福山润:是的。

中村悠一:——这本书里面。

福山润:表现出作品世界观的我们——我们也在说话……

中村悠一:是的。

福山润:所以我想这一点很困难呢。 

中村悠一:嗯。有些很热闹的广播剧CD,真的是很狂热,有搞笑啊什么的。这部漫画原作里有很多没有文字、只用一格画面来表现的地方,如何把它用声音——我跟福山先生也讨论过——仅仅用声音来表现……

福山润:——很难啊。

中村悠一:嗯。很难啊。

福山润:嗯,很是费了一番脑筋呢。篠会经常表情或态度大变,周围的朋友看来,觉得他很难捉摸,他老被人问“你到底在想什么”之类的话。实际上,就连心思灵敏、体贴入微的芹生,不也对他试探得很不耐烦了么?

中村悠一:是的。

福山润:这个角色性格中有这样的一面,所以我也觉得篠难以捉摸。两年前头一回扮演这个角色的时候,要想象出角色最关键的部分,我当时就觉得很困难。

中村悠一:是的,的确如此。

福山润:嗯。不过,故事结束了,最后有一点我挺在意,小池喜欢弓弦吗?不是的,没这回事。那她喜欢芹生吗?也没这回事。他——不是他,是她——是小恶魔吗?[笑]

中村悠一:就是这种人。

福山润:我在想,“到底是怎么样嘛”,小池不是老说意味深长的话么?[笑] 看她名字好像挺喜欢拉面的。(注:《多啦A梦》里有个非常爱吃拉面的角色叫小池,原本是《多啦A梦》作者另一部作品《怪物Q太郎》里的角色。)

中村悠一:拉面啊,是啊,叫“小池”。

福山润:原作的最后,小池到底喜欢谁呢?也许她谁也不喜欢,可是却说了十分意味深长的话。

中村悠一:她喜欢自己吧,这种人。

福山润:喜欢她自己?喜欢自己?也不是的。

中村悠一:也不是。全部否定呢。

福山润:要好好确认一下,我想弄清楚。

中村悠一:想弄清楚啊,有关她的事。

福山润:是的。小池是我很喜欢的类型。

中村悠一:[笑] 你喜欢她这样的?

福山润:嗯,是我很喜欢的类型。

中村悠一:哦,原来如此。

福山润:会老来管闲事,我喜欢这样的。

中村悠一:嗯。那正是她的温柔之处啊。

福山润:嗯。不过要是小池她不说的话,那两个人是不会开辟出这条路来的。

中村悠一:嗯,是啊。虽然DRAMA CD里有点难以表现,不过我倒是想演一下最后这一段的。

福山润:啊,是毕业典礼上的事情。 

中村悠一:嗯。怎么说呢,这段是原作漫画里才有的,是后来加画的吧?好像是这样的。DRAMA CD里这段没有演出来,只听CD的人可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过最后两人情意绵绵地说完“一个星期开始了”的第二周以后——

福山润:——之后——

中村悠一:是第二周以后的事了,漫画稍微描绘了一点。有了这样的结尾,我觉得这之后发生的事情就很容易想象了,觉得挺好。

福山润:我在家阅读原作漫画的故事梗概之前,先看了最后这一段。最后两人不是合拍了一张照片么?我看了倒并没有心里扑通扑通跳,而是很平常地想“真好啊”。[笑]

中村悠一:嗯。真的呢,看了这幅画。

福山润:嗯,跟两人都是男性并没有关系,而是说,互相喜欢的两个人开开心心地合拍照片,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吗?

中村悠一:嗯。

福山润:我想,我是什么时候丢失了这种纯粹——不对——是天真呢?[笑]

中村悠一:是自从进入社会以后啊! 

福山润:最近完全没有这种单纯的快乐或心跳的感觉——也不一定是要快乐或心砰砰跳——反正就是不知为何会感到开心,完全没有。

中村悠一:怎么说呢,觉得普通的日常生活很美好,也许是临死之时才会感觉到的吧。

福山润:是嘛,我也要等到那时候吗?我们也只能到那时候……

中村悠一:我们大概……啊,大概得到六十岁左右,差不多可以模模糊糊地看见人生的终点了,看见终点的时候,回头看看,心想“活着果然很美好啊”,这样不就会觉得每一天都闪耀着光彩吗?

福山润:那么我们现在大概……

中村悠一:现在是“啪”地刚冲出来的瞬间。

福山润:刚冲出来的瞬间。也就是说,六十岁啊,也就是说,现在是到我们目前年龄两倍的岁数之前的预演?

中村悠一:预演?

福山润:是前传吧。

中村悠一:是前传呢。为了让后头的时间热闹起来。

福山润:好长啊。我从前——现在约有八十岁的老前辈在我二十五岁的时候问我“你多大了?”我回答说“二十五岁”,他说“真可怜”。

中村悠一:[笑] 真可怜。

福山润:他说,“你到我这岁数还有三十——还有四十五年呢。还有四十五年的时间要干活呢。”

中村悠一:[笑]

福山润:什么叫“要干活”啊?[笑] 

中村悠一:这么一说不好像很讨厌工作这事了吗?![两人笑]

福山润:我说,“要是能干上四十五年的话,我愿意干”,结果他说“你也就现在能这么说”。好像年轻的时候……

中村悠一:他年轻的时候发生什么事了啊?年轻的时候。

福山润:曾经有过这样的事。是嘛,后头还有将近三十年的预演啊!

中村悠一:啊,怎么说呢,现在可能是在拼命工作,可回头想想的话,是会有“要是那么做就好了”这样的想法呢。

福山润:是会有呢。不过……

中村悠一:会说“人生并不只有工作啊”。

福山润:我们现在呢,隔着短时间说不定会这么想,不过隔个三年、四年、五年什么的——

中村悠一:稍微隔得长一点。

福山润:——稍微间隔长一点回头看看,会想到“那时的事情也只有那时能做到”。当第一次这么意识到的时候,对于过去竭力反省的部分,会连曾经反省过的论点一道认可了呢。

中村悠一:嗯,是的。会想到“正是因为有了那份经历”,会想很多。

福山润:嗯。所以还没有回首往事的、现在正举行的这个毕业典礼,很令人羡慕呢。可以说“令人羡慕”吧?觉得“真好啊”。

中村悠一:是啊。这里有这么一段,我也觉得“真好啊”。可是用声音来表现还是很难啊。

福山润:是啊。因为照通常的思考,会在几句台词之间加入“咔嚓”“嗡——”的声音。我说的不是チェキ(注:チェキ是日本富士胶片公司推出的一款一次成像相机,又叫“拍立得”)。[笑]

中村悠一:不是这种吧。

福山润:“咔嚓”一声。用的是数码相机吧。

中村悠一:最后还要打印出来吧。

福山润:差不多是这种感觉吧。说难是很难,不过如果有听众一直只是听广播剧CD,还没有读过原作——《FRIDAY→SUNDAY》这本的话,请一定去看看原作。

中村悠一:是啊,请去看看这本书。 

福山润:然后就会发现,书里面画了一点点他们最后说完“一个星期开始了”之后的日常生活。

中村悠一:请去欣赏一下。

福山润:那么,我们说了这么多,大家觉得怎么样呢?《セブンデイズ》,这回是《FRIDAY→SUNDAY》——“FRIDAY→”,该怎么表述才好啊?《FRIDAY SUNDAY》……

中村悠一:《FRIDAY SUNDAY》。

福山润:[笑] 大家有没有愉快地欣赏呢?

中村悠一:谢谢!

福山润:那么,大家接下来将度过怎样的一个星期呢?啊,也用不着我们说,请度过愉快的一个星期吧!好,我是福山润。

中村悠一:我是中村悠一。

福山润:那么我们今后再会吧。谢谢!

中村悠一: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