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Talk 补档】ten count Part.2(前野智昭&立花慎之介&福岛润)
播放:7.8 万
弹幕:67
投食:269
喜欢:140
发布于:2017-02-26 11:33
<テンカウント>原作:宝井理人

cast:

城谷忠臣:立花慎之介

黑濑陆:前野智昭

三上:福岛润

=================

翻译:清越茗鉴 hibariwan  ColaGoldfish 校对:nihong

本翻译由三年五班DRAMA翻译组制作(www.3n5b.com),请尊重翻译者的劳动,转载请保留工作人员信息和出处。

FT:

立花慎之介:这里是《Ten Count 2》CD本篇的卷末谈话,大家辛苦了~

前野智昭/福岛润:大家辛苦了~

立花慎之介:接下来的谈话由饰演城谷的立花慎之介、

前野智昭:饰演黑濑陆的前野智昭、

福岛润:饰演三上的福岛润进行。

立花慎之介/前野智昭/福岛润:请多指教。

立花慎之介:就是这样,现在本篇也收录完毕了。

前野智昭/福岛润:辛苦了~

立花慎之介:卷1的时候并没有H场景。

前野智昭:没有呢。

福岛润:是啊,吃了一惊。

立花慎之介:感觉就是“诶?就这样结束了可以吗?”

前野智昭:还历历在目呢,是在半年前左右吧。

立花慎之介:是啊,这次是接着那之后的故事。虽然这样说……

前野智昭:虽然这样说?

立花慎之介:两人的关系也才刚开始。

前野智昭:是呢。

福岛润:嗯。

立花慎之介:大概就是这样的进展。不过卷2也是一样,作品氛围非常独特。

前野智昭:是呢,有洁癖症的城谷先生和心理咨询师黑濑,还有三上。

福岛润:是普通的同事。

立花慎之介:哈哈。

前野智昭:是个好同事呢。

福岛润:对,好同事,哈哈。

前野智昭:好同事,关系越来越好。

立花慎之介:嗯嗯,上次可能也提到了,录音现场中两个主角都不放开嗓子。

前野智昭:是啊,都是小小声地说。

立花慎之介:全部都是小小声地在说。

福岛润:我还记得你们说不累。

前野智昭:上次是不累。

立花慎之介:上次是不累,但这次因为有对手戏,有点缺氧。就是这样,大家说说收录结束后的感想……不过刚刚也可以算是感想了吧。

前野智昭:是呢。

立花慎之介:三上觉得怎么样呢?

福岛润:三上……

立花慎之介:三上因为担心而打了电话。

福岛润:是呢,跟卷1比起来,觉得两人的关系变好了。

立花慎之介:距离也短了。www.3n5b.info三年五班

福岛润:担心程度更上一层楼,咖啡……咖啡很好喝。

立花慎之介:哈哈。

前野智昭:的确,跟卷1比起来,距离是缩短了,也有黑濑因此而吃味的场景。

立花慎之介:三上就是这种立场,所以……

福岛润:之前也有说过很担心,去了不同的楼层。

立花慎之介:随着故事的发展,会变怎样呢?

前野智昭:不是说没有成为情敌的可能性。

立花慎之介:是呢,是很让人在意的场景。第二个,如对作品中的某台词、场景留下深刻印象,请谈谈。这里写着请务必两方面都谈谈。

前野智昭:原来如此。

福岛润:哈哈。

立花慎之介: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是什么呢,我有吗?

前野智昭:我有,原作第2卷的书腰“我来让你留下更加讨厌的回忆吧”之类的。

立花慎之介:啊,书腰上写着。

前野智昭:“我来让你留下更加讨厌的回忆吧”,这不是意想不到的抖S台词吗?

立花慎之介:噗,的确是。

前野智昭:不是意想不到的抖S吗?这可不是在日常生活中说得出口的台词。

立花慎之介:肯定会被讨厌的。

前野智昭:是的。

立花慎之介:哈哈。

前野智昭:在这种场合才能毫无顾忌……

立花慎之介:才说得出口呢。

前野智昭:才能毫无顾忌地演绎出来。

立花慎之介:嗯嗯。

前野智昭:还挺不错的。

立花慎之介:那个,怎么说呢,黑濑君基本上是个稳重的人,但这次的故事发展中总是时不时地……怎么说呢。

前野智昭:跟卷1比起来,稍微展现出S的一面。

立花慎之介:有种、嗯、步步紧逼的感觉,比如言语的强硬之类的。

前野智昭:上次是作为心理咨询师展现出S。

立花慎之介:对。

前野智昭:这次刚开始的时候也是,主要是展现出自身的S。怎么说呢,比起卷1,感情波动更为剧烈。

立花慎之介:是呢,因为城谷的感情也初见端倪,所以更往前一步。

前野智昭:下次可能就变成了感情更为外露的激情派了。

立花慎之介/福岛润:哈哈哈。

立花慎之介:之前积压的感情……

前野智昭:录音可能会变得疲累。

立花慎之介:哈哈哈。www.3n5b.info三年五班

前野智昭:两位有留下深刻印象的场景吗?

立花慎之介:我吗?但是,城谷也是这样,怎么说呢,跟卷1比起来,城谷也在迷茫、剖析中对自己的感情有了自觉,虽然让人心焦,但时不时会因为“可能是喜欢吧,诶嘿”之类的而笑起来,到了最后,有这种甜蜜、让人会心一笑的部分。像这种地方,我觉得很有城谷的风格,而且两人的距离也稍微缩短了。

福岛润:啊哈。

立花慎之介:喂喂,等等。

前野智昭:意想不到的!

立花慎之介:等等,意想不到的……!不要用有声邮件啊!

前野智昭:不要开着声音啊。现在可是录音中呢。

福岛润:十分抱歉。

前野智昭:背后一击呢!

立花慎之介:不过是漂亮一击呢。

前野智昭:不错的一击。

立花慎之介:是呢,不愧是!

前野智昭:不愧是你。

福岛润:真是万分抱歉。

立花慎之介:正好是“收到邮件”呢。这段可不会切掉的哦。

福岛润:要用吗?

立花慎之介:不打算切掉哦。

福岛润:完全不打算切掉吗?我吗?

前野智昭:对。

福岛润:我吗?我的话,是“可以帮忙联系他吗?”

前野智昭:哈哈,是指那个吗?

福岛润:“吗?”让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立花慎之介:这次三上时不时地出现呢,虽然通篇都是我们两个人在讲话。

前野智昭:是呢。

立花慎之介:顺便问一下,你们在外面说聊了什么?

福岛润:诶?

立花慎之介:等候时间。

福岛润:等候时间?

立花慎之介:在外面聊了什么?

前野智昭:等候时间不是挺长的吗?

立花慎之介:大家在一起聊了什么?

福岛润:大家在一起聊了什么来着?

前野智昭:不行。

立花慎之介:你不记得了吗?

前野智昭:不行,问别人是不行的。

立花慎之介:对。

前野智昭:声音被录进去的话,会发生“大人的问题”。

福岛润:“大人的问题”?就只是随便聊聊,“熟人当了爸爸”之类的。

立花慎之介:哈哈。

前野智昭:原来如此,那真是可喜可贺。

福岛润:“送什么礼物好呢?”“贺卡如何呢”之类的。

立花慎之介:原来如此,也有这样的呢。

前野智昭: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福岛润:就聊了这些。

立花慎之介:接下来还有一点时间,就谈话主题来说,嗯……就选这个吧。

前野智昭:随便哪个都可以吧。

立花慎之介:故事中,营业时间之后的医院,就是晚上漆黑的医院吧。

福岛润:挺让人害怕的。

立花慎之介:虽然害怕,但还是会去偷看。你们有对什么地方觉得可怕或不擅长吗?

前野智昭:觉得可怕的地方。

福岛润:觉得可怕的地方。

前野智昭:不擅长应付的地方。

福岛润:鬼屋。

前野智昭:你不擅长吗?

福岛润:完全不行。

立花慎之介:灵异地点也不行吗?

福岛润:这倒没问题。

立花慎之介:诶?

福岛润:墓地之类的都没问题。

立花慎之介:噢。

福岛润:因为什么都不会发生呀。

前野智昭:但也说不定会发生什么哟。

福岛润:啊。

前野智昭:录音室不是也常有各种各样的传言吗?虽然谁也没见过。

福岛润:但至今为止不是没人遇到过吗?

前野智昭:原来如此。

福岛润:而鬼屋的话,是一定会发生的,人为的。

立花慎之介:嗯嗯。

前野智昭:我有朋友家里常发出吵闹声响。

福岛润:欸~~

立花慎之介:很出名的那个人?

前野智昭:对,很出名的那个人。

福岛润:欸~~

前野智昭:经常发生声响,但没别的了。

福岛润:没别的呀。听到了大概会以为是其他什么吧。

前野智昭:原来如此。

立花慎之介:那家伙搬家了之后,去了新住处,刚开始好像是没有的。

前野智昭:但最近听说似乎房屋又发出声响了。

立花慎之介:对。

前野智昭:我听说是这样的。

立花慎之介:在其他现场、其他录音室聊起“没有了吧”的话题,那个录音室挺有名的……

前野智昭:啊,原来如此。

立花慎之介:结果好像是带回家了。

前野智昭:啊,果然。

立花慎之介:哈哈哈,那家伙真的是会带回家、被缠上的类型呢。

前野智昭:那真是可怕呢。

福岛润:是呢。

前野智昭:不擅长应付的地方……

立花慎之介:你有吗?

前野智昭:我嘛,那个,在我还是新人的时候,被提拔为三部曲的主角,结果在录制第三部的现场,被告知主角要换人。

立花慎之介:那是怎样?

福岛润:诶——

前野智昭:那个录音室真的是我的心理阴影。

立花慎之介:真有那种事情!?

前野智昭:就是有啊,真的,虽然是我二十岁左右的事了。

立花慎之介:哦,出道后不久呢。

前野智昭:嗯,真的是出道后不久的事,之后一听到那个录音室、那个制作公司,都会唤醒我的心理阴影。

立花慎之介:哦哦。

前野智昭:不是有时会因为其他工作要用到那个录音室吗?

立花慎之介:嗯嗯。

前野智昭:就会想起那件事,“那时还发生过这种事呢”,虽然已经克服了。

福岛润:嗯~

立花慎之介:真的假的?

前野智昭:不过在经历过那种经验之后,现在让我成为那个录音室的正式一员。

立花慎之介:原来如此。

前野智昭:真是有了那份经验,才有了现在的自己。当时只是去那个录音室就很痛苦。

福岛润:那是自然的。

前野智昭:现在已经克服了。

立花慎之介:哦,这挺罕见的呢。

前野智昭:嗯。立花桑呢?不过看起来好像没有不擅长应付的地方之类呢。

福岛润:哈哈。

立花慎之介:呵呵。

前野智昭:看起来不管哪里都能适应。

立花慎之介:算是吧,我都会接受,不擅长应付的地方似乎没有呢,我也喜欢高的地方。

前野智昭:原来如此。

福岛润:诶~啊,我对高的地方也不行。

立花慎之介:真的假的?在高的地方,真的会变得想跳下去呢。

前野智昭:哈哈,不行不行。

立花慎之介:马上“咚”地一声。

前野智昭:不行不行,飞不起来的,人类可是飞不起来的。

福岛润:我是最近才发现的。

立花慎之介:真的?

福岛润:直到最近都没发现自己有惧高症。

立花慎之介:惧高症?

福岛润:我在高的地方会出很多汗。

立花慎之介:啊,那大概是吧,无意识地……虽然就惧~高症来说程度可能还比较低,但应该还是害怕……

前野智昭:那不是住不了公寓高层吗?

立花慎之介:对什么没辙呢?

福岛润:可能吧。啊,不知道对什么没辙,就是会出很多汗。

立花慎之介:大概多高?

福岛润:大概多高?www.3n5b.info三年五班

立花慎之介:像是几层以上。

前野智昭:跳下去不会没事的高度?

福岛润:呃,但是……

立花慎之介:7楼以上?

福岛润:大概是展望台的高度吧。

立花慎之介:挺高的。

前野智昭:那不是很高吗?

立花慎之介:哈哈哈,那很高呢。

前野智昭:这个高度的话,人看起来都像是灰尘了。

立花慎之介:哈哈哈。九楼、十楼?

前野智昭:这也挺危险的了。

福岛润:大概接近的话就会这样。

立花慎之介:啊啊,那个……

前野智昭:阳台之类的?

立花慎之介:摩天轮也不行吗?

福岛润:摩天轮也害怕。

前野智昭:害怕吗?

立花慎之介:是这样啊?

福岛润:会出汗。

前野智昭:原来如此。

福岛润:我一直都不知道那是害怕还是什么。

立花慎之介:欸——

前野智昭:原来如此,那感觉你还是有挺多弱点的呢。

立花慎之介:是呢。

福岛润:想着“为什么我会出那么多汗?”、“为什么这么坐立不安?”

立花慎之介:噗呵呵。

前野智昭:原来如此。

立花慎之介:我可能不擅长应付那个吧。

前野智昭:什么?

立花慎之介:过山车倒是没问题,叫什么呢,跳楼机?

前野智昭:啊,那个会坠落的?

立花慎之介:会垂直坠落的那个。

福岛润:嗯嗯。

立花慎之介:坠落的瞬间,那种轻飘飘的感觉。

前野智昭:内脏都浮起来的感觉有点……

立花慎之介:要说的话,我不太喜欢那个。

前野智昭:我也不太喜欢那个。

立花慎之介:我听说跳伞不是这种感觉。

前野智昭:啊,跳伞完全不会有这种感觉。

立花慎之介:你跳过?

前野智昭:嗯,我跳过。

立花慎之介:真的?

福岛润:好厉害。

立花慎之介:是不是有那种浮起来的感觉,像在水中一样?

前野智昭:就是那种感觉,不太会有那种正在飞的感觉。

立花慎之介:我听人那么说过。

福岛润:我绝对不行。

前野智昭:很有趣的。

立花慎之介:哈哈哈。

福岛润:我就算没有实际去那里,在电视上看到高的地方也会出汗。

立花慎之介:哦哦,可能无意识中很害怕吧。那就务必在《Ten Count 3》中让福嶋君、三上健在高的地方……

福岛润:哈哈哈。

立花慎之介:在高的地方……

前野智昭:在非常高的录音室。

福岛润:啊,在非常高的地方录制吗?

立花慎之介:哈哈,在非常高的录音室,哈哈。

福岛润:啊,不是放映高处的影响啊。

前野智昭:在高层公寓的顶层上录音之类的。

立花慎之介:是录音室呢。然后加上玻璃有裂缝的地方,哈哈。

福岛润:台词本可要被吹皱了呢。

立花慎之介:太赞了,这很新颖呢。

前野智昭:很有趣呢。

立花慎之介:聊了各种各样的话题,《Ten Count 2》的录音很愉快,而FT的时间也接近尾声了。

前野智昭/福岛润:嗯。

立花慎之介:以上是饰演城谷的立花慎之介、

前野智昭:饰演黑濑陆的前野智昭、

福岛润:饰演三上健的福岛润。

立花慎之介:接下来还有《Ten Count 番外编》,希望大家听得开心。

前野智昭/福岛润:嗯。

立花慎之介:那么,再见。

前野智昭: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