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 51 - 年终汇报大王:让我来把今年的OKR大鸣大放!
播客  >  生活
播放:123
弹幕:0
投食:0
喜欢:0
发布于:2022-04-07 05:07

这是厂工系列第五期



晚上约老朋友打边炉,一路上还不停接到工作电话,总有种冤魂不散的感觉。我一下车就快步蹿进店面里,好像是走进更光亮更暖和的地方,就能多隔绝一些“冤魂”的索命。三五步走上二楼,边走边眼睛扫过大厅,穿过蒸腾的烟气里,找一张未开火的冷灶和一个估计已经不耐烦的老兄弟。走过转角,看到阿强半躺在一把椅子上看着我,等我走近,微微把脑袋撑起来,说了句:“妈的,终于来了啊。”


我拉开椅子坐下说:“稍微堵了点车。你这个人,我不找你,我看你是不找我。”


阿强顺着椅背把自己从座位上挺直说:“也没有,这不是一个人待着太舒服了,每天回家遛个狗打打游戏,睡觉。你懂我的。”


“是的是的,我不叫你,您也想不到和我吃饭啊。菜点了没?”我拿起菜单问他。


阿强:“你选的地方不你点菜吗?”


“行吧,你点菜水平我都不放心。”我自知迟到有点理亏,但嘴上却不能输,拿过手机扫码下了单。


“所以这大半年你在忙啥?新的公司日子好过不?”我起了个话头。


阿强:“好过,怎么不好过,我也不知道我在干啥,反正目前没有在疯狂加班了,但还在给我发钱。氛围也不错,大家整天怼领导。”


我:“嚯,那多开心。”


阿强:“但这外企要裁员的你知道不,我老板的老板的老板就被裁了,五十岁吧,干得好好的,把这个岗位整个裁了,估计级别高比较贵吧,裁起来划算。”



他望到锅底开始翻滚起来,伸手把火调小了一些,接着说:“我前段时间还有点焦虑,这一直不知道在干啥,是不是就挺容易被裁的,现在一直这样也就不焦虑了,日子过一天开心一天。”又伸出筷子在滚开的锅里夹出一只鲍鱼,看到我面前空着的碗,就向前丢在了我的碗里,接着在锅里寻找另外一只。



我说:“还是你快活,不像我们这么卷。”


阿强问:“老板还是不把你们当人啊?”


我说:“是的啊,都是些恶心事,谁讨他开心谁往上走,活干的怎么样倒是其次的,一个个都跪得端端正正的,还要过日子啊,被不被当人可能就再说了”眼看锅里捞空了,我拿起一盘黄牛肉,卖相很新鲜,一片片,红彤彤的,下到锅里瞬间就变了色。


“我看就是你们都太怂,舍不得钱啊。”边说阿强边夹起一片刚下锅的黄牛肉。


“别急,还没熟。”


“熟了就老了。”阿强已经把那片黄牛肉咽下了肚子。


我说:“你急啥,先吃两块这盘炸鲜奶。”


阿强拒绝:“我不吃这玩意。”


我说:“你怎么不吃,这玩意不是大学时候咱们整天吃,夜里等过了12点,跑去glen的中餐店,吃半价的螃蟹粉丝煲做夜宵。都顺便再点一盘这玩意当个甜点。”


阿强夹了一块,想了想说:“是吗?我不记得了,可能那时候我都在抢螃蟹煲里的料。反正现在我不喜欢吃这玩意。”



“成,你不吃我吃,肉好了吃肉。”我指了指锅里已经全部变色的黄牛肉。



吃完了肉,我感到有点撑着,向后仰着坐在椅子上,看到阿强也和我是同一个动作,像是被冲了气浮在天上的两架齐柏林飞艇。我吸了口气说:“大刘最近过的不太好,你知道吗?”


”嗯。”阿强把仰过去的头甩了回来看着我。


“出了那事儿,谁都不好受,他和你有联系吗?”我接着说。


他点了点头说:“之前和我提过,但我没想到这么严重。”


我说:“比你想的还严重,哎,也不知道能做什么,你没事多找他聊聊天吧,别每天和死了似的没个声音。”大家都没有说出那件事是什么。


“行,我这回去就往死里烦他。”阿强猛吸了一口柠檬茶,打了个嗝接着说:“等会早点走吧,今天女朋友来住我这,自由程度有限。”


我说:“好,再让我吃两口。”



买了单往外走,阿强一扭头说:“那个谁结婚了你知道不?”


我说:“啥?”


阿强大笑:“你的前女友结婚还是通过我来告诉你。”


我说:“哦,挺好,结了不是好事儿吗?”


阿强:“怎么,要唱一句最怕突然传来你的消息吗?来来来,吃颗喜糖。”阿强拿过饭店门口的陈皮糖果丢给我。


我撕开糖放进嘴里:“去你妈的,别忘了回去多找老刘聊聊天。”


阿强:“我看你现在就是想做领导,和人吃个饭还布置工作似的。”


我:“可不是嘛,年底了,要年终总结了。”


阿强:“一年又结束了啊。”


我看着手机里打来电话,该是叫的车到了,回头锤了阿强一拳:“我车到了,先走了啊。”



我坐上车,窗外的阿强渐远,融入了车窗外的一缕霓虹,我在车里又拿出电脑,处理起来阴魂不散的工作。我在文档里上写下:在繁忙与努力的工作中,我们又不知不觉迎来了新的一年,然后又是虚心学习,努力工作云云云,往下一翻,同事做的另一页里,折线图突破天际,增长率又大又粗,不是最好,还会更好。



欢迎收听


凑近点看


Vol.51 - 年终汇报大王



本期会议的重要与会人员


小包:微博@小青年包江浩


李挺:微博@大白熊李挺


江轲:微博@_江轲


天章:声音工程师



highlight


02:17 又到岁末年关,年终汇报使厂工们焦虑万分


03:20 一年工作干得好不如年终汇报得好


05:45 中后台部门得换着花样汇报


08:45 白天进行危机公关,晚上制造公关危机


11:12 一些让不起眼的数据变性感的汇报方法


12:36 我是厂工之肛毛理论


14:20 不一定能搞清你在做什么的高层领导却总能决定你的年终奖金


18:37 替领导写年终汇报ppt使厂工们更焦虑


21:40 给焦虑的领导一人发一只陪伴犬


24:08 年终汇报开头不念两句诗今天可就输了


27:07 一年到头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业绩该如何汇报


29:02 屎上雕花艺术家


37:03 化零为整收纳师


41:59 大鸣大放小螺号


44:47 各大APP也开始年终总结,本质上我们还是喜欢听汇报的


50:29 通过内宣与外宣结合,增强年终汇报的效果


53:36 Lowlight时刻是年终总结最难写的部分


56:47 汇报到底是为了揭示本质还是为了更动人?



music

Justice - D.A.N.C.E


Myd - Together We Stand;


Polo & Pan - Pili Pili;


Drew Skinner - Buckycubes Swing (Baker Cat);


The Electric Swing Circus - Empires;


Parov Stelar - Mambo Rap;


The First - Tonight Tonight



reference


内阁大学士,官名,明代为正五品,包括中极殿大学士(旧名华盖殿大学士)、建极殿大学士(旧名谨身殿大学士)、文华殿大学士、武英殿大学士、文渊阁大学士、东阁大学士。主要职责包括票拟批答、上传下达等。 清初,曾设置内三院大学士,后改为内阁大学士,品级和员额屡经变迁,雍正八年(1730)以后均为正一品,乾隆十三年(1748)以后定为“三殿三阁”。此外,还有“协办大学士”。由于军机处的设置等因素,内阁大学士的权力有所削弱。清末新政时,改设内阁总理大臣及内阁协理大臣,大学士改在翰林院排列班次。


司礼监,官署名,明置。是明朝内廷管理宦官与宫内事务的“十二监”之一,始置于明太祖洪武十七年(1384年)。有提督、掌印、秉笔、随堂等太监。提督太监掌督理皇城内一切礼仪、刑名及管理当差、听事各役。司礼监素有“第一署”之称。司礼监由太监掌管,在明初并没有太大的权力,而且受到限制。到了中后期,由于皇帝怠政厌政以及幼冲等原因,皇帝经常让司礼监代帝批红。这样司礼监利用这一机会,不断扩大自己的权力,干预明朝的中央决策,给明朝政治、经济、军事、司法造成了恶劣的后果。虽然司礼监拥有如此大的权力,然而却不能像唐代后期宦官那样任意废立皇帝。明代的司礼监始终受制于皇权


司礼监秉笔太监,明代宦官制度中位尊权重仅次于司礼监掌印太监的一个职务。司礼监秉笔太监除了握有批红的权力外,司礼监中排名第二或者第三的秉笔太监一般还兼任提督东厂,可谓位高权重。明代有名的权宦几乎都做过司礼监秉笔太监。


任泽平,男,汉族,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博士后,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前恒大集团首席经济学家(副总裁级)兼恒大经济研究院院长。2021年3月18日,任泽平加盟东吴证券,拟出任东吴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商业飞轮效应,指为了使静止的飞轮转动起来,一开始你必须使很大的力气,一圈一圈反复地推,每转一圈都很费力,但是每一圈的努力都不会白费,飞轮会转动得越来越快。


倦怠社会,作者韩炳哲,否定性的社会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充溢着积极性的社会。 从这一范式转移出发,韩炳哲展示了当今社会的病理形态,其中包括忧郁症、注意力缺乏症、过劳症等精神疾病。它们不是传染病,而是梗阻症,不是由否定性的、免疫学上的他者导致,而是源于过量的肯定性。 因此,一切免疫学式预防和抵抗措施都失效了。韩的论述最终以一个社会远景结束,他有意赋予其一个含有歧义的名称“倦怠社会”。其中,生命变成了生存,生存导向对健康的狂热崇拜,健康带来了疾病和僵死。 失去了死亡的否定性,生命自身僵化成为死亡。 一部为当下全球化时代做出诊断的重要作品。



收听方式


你可以在小宇宙播客app搜索“凑近点看”订阅收听我们,欢迎你给我们多多评论!


你还可以在QQ音乐、汽水儿、喜马拉雅、网易云音乐、Apple Podcasts、Spotify找到我们。



互动方式


你还可以在以下这些地方找到我们,欢迎你给我们留言互动,提供选题,开开小会。


微博@宇宙模特公司UMC


公众号:凑近点看


听友群:添加小助理yuzhoumote



凑近点看,批事没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