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的蛙蛙X柏凝X轩ZONEX江笙】诗人与枪(剧情版)
音乐  >  剧情歌
播放:1970
弹幕:2
投食:38
喜欢:19
发布于:2023-06-08 10:29

诗人与枪

诸神往事系列之“战神篇”

动物园子制作组出品

策划:紫羽映月 方知鱼

背景构架:紫羽映月

词作:紫羽映月

作编曲:刘子夏

演唱:流浪的蛙蛙 柏凝

后期:NamieMeng

和编:黑籽儿

和声:毛毛酱

海报:褚怀予

底图:行卜

题字:越千糖

PV:小黑叔


策导:伶俜

编剧:洛神

英文诗撰写:迟墨长玦

剧后:融化

战神:轩ZONE【翼之声】

诗人:江笙

公理女神:龙十三【十三阁】

月神:逆鳞无伤【翼之声】

旁白:哈习

国王:残月的枫影【十三阁】

神官/士兵:元素表【十三阁】

公民:哈习 皮皮鲨 元素表


诗人:(喃喃念出)The flesh is scorched, but the soul is smelted into iron……(肉身焚碎于焦土 灵魂却过了铁)

旁白os:Home is behind(家园在身后)

诗人:你是神明啊

旁白os:and swords ahead.(而剑与矛在前方)

战神:嗯,你呢?

诗人:我吗?他们称呼我为,游吟诗人

【荒野中】

战神:你的诗稿写了多少了

诗人:第一百五十篇

战神:嗯,念给我听听?

诗人:好啊,先来点前面那座小城酿的酒,怎么样?

战神:好


公民群杂: We’re struggling all the time cuz we’re small(我们的痛苦源于微渺)

诗人os:And yet that’s what makes us(但这恰恰使我们成为)

诗人/公民群杂: eternal.

————

诗:

乱世玫瑰不值钱 竟把面包当信仰,

偏我于乱 葬坟 场 写情人诗三千章。

战:

一口烈酒灼了嗓 同老友祭奠残阳

嚎啕的血肉躯残 蝼蚁们大难临当


诗:

当诗稿焚尽在这末日硝烟,

战:

我登上战争之车碾碎城邦。

诗:

谁人能幸免于难

战:

帝 国覆亡

————

旁白:I have always been awed by the sorrowful loveliness in your eyes,(我总是震慑于你眼中)

旁白:That springs from countless wars of old times.(那从无数古老战争中诞生的悲壮的美)

战神:你……怎样理解战争的?

诗人:战争?就像城墙上男人,日出前亲吻完他的妻子,就要去战场赴死

战神:你觉得他是毫无意义的死亡吗?

诗人:不全是,我还看见了爱

————

战:

将罪无可恕的魂灵,杀 斩于战镰,

众神赐罪孽的王权,裂割这人间。

诗:

迟暮的英雄浊了眼,握不紧利剑,

骑士的银枪和利剑,同马鞍陪 葬。


合:

一文不值的史诗与辉煌

是荣光重焕还是就此终章?

战:重整人间 (诗:蝼蚁撼神)

————

{天庭}

公理女神:既然那个国家的公民烧死了教 皇,他们对神座的信任便有待考究

月神:战神,你觉得,瓦解一座城邦,击溃一个不听话的国家,需要什么?

战神:战争

月神:那么,怎样让战争的烈火,烧到他们的土地上呢?


{人间,宫殿内}

国王:您……您的意思是?

战神:邻国有你想要的奴 隶、财富和土地,主神大人希望你可以成为奴役这片土地的王,而我,可以赐予你战无不胜的火枪和战车


公理女神:人类的贪欲,的确是个不错的武器

战神:谬赞

公理女神:既然如此,战神大人,出征吧


{人间}

诗人:保卫……城邦?要开战了吗

公民群杂:保卫城邦!保卫城邦!保卫城邦!

诗人:保卫城邦


{战场上}

士兵:小心它的车轮!

诗人:(惊呼)

————

诗:

乱世求存多荒唐 浑噩朝圣乌托邦

哪比深吻于荒原 吻尽我诗中情长

战:

一瞬堕入了人间 初识心头血滚烫

颤抖拾遍乱 葬 岗 灰烬却再难拼全


诗:

肉身熔于地 狱 熔 炉般人间,

战:

灵魂却过了铁般抵死顽强。

诗:

蝼蚁执起了火枪

战:

与我对抗

————

战神:(颤抖)……这里有没有一个诗人,他去哪了!

神官:(害怕)参战失踪的士兵,应该……都被卷入了战车

公理女神:(惋惜)挺好的诗,节哀

战神:(抽泣)

————

战:

若无悲无悯的神 识,与生便缺残,

众神赐虚诞的谎言,哄弄这人间。

诗:

新生的赴死者共前,血染了城墙,

诗人游侠振臂高喊,奔赴向死 亡。


合:

一文不值的史诗与辉煌

是荣光重焕还是就此终章?

战:终是史诗(诗:翻过一章)

战:再无诗篇(诗:续写一章)

————

诗人os:Perchance one day, under the platanus at my grave,(也许有一天 你在墓前的悬铃木下休憩)You will bend down to read the name silently.(会俯下身将我的名字默读)

{荒野}

诗人:你连爱都不明白,又怎么看得懂我的诗呢

战神:我看懂了

诗人:那你是怎样理解爱的?

战神:我……

诗人:行啦,下次还在这里,我请你喝更好的葡萄酒,但是,你得先告诉我,你的答案

战神:好